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 (下)  

2010-04-19 20:41:1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 (下)

                     (2010-04-19)

面对这段悲壮的历史和始终没有头绪的史料,一时有些糊涂了:难道是记忆出问题或是发生了什么偏差,努力地回想当年的情景,始终不能确定是哪个环节不对头。

如果是一人的记忆有问题,那别人头脑里的记忆又如何呢?找到了谦,请他帮助回忆。谦的记忆证明没有记错,当年我们的确听说的是毛二老爷的故事。可是为什么偏偏与历史资料对不上号呢?谦对待此事犹如自己的事情一样,他说:想办法联系一下我们插队的长岭子,看看能否从中找到答案。前几年,我们曾数次回插队的山村看望乡亲们,但每次都是来去匆匆,见了乡亲们总有说不尽的话,唠不完的嗑,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压根没顾上去探究此事。

不多久,谦找到了永山队长家的电话,并告诉队长病了。立刻打电话过去询问病情。永山队长年岁大了,患有老年性疾病。问起万亿庄园和毛二老爷的事来,他说知道这个人物,但是也说不清楚太多的事。从他那里了解到,如今农民生活比过去好多了,村里许多人家都安装了电话。

接着,打电话找到了唱果家。一个女孩接的电话,问找谁?我说找唱果。唱果很吃惊地问怎么会把电话打到家里来?并说刚刚是孙女接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他很是高兴,告诉农村现在的生活好过了,粮食有的是,再也不愁吃不饱了。让我们有空时过去住几天,好好玩玩。

当把话题转入正题后,他很清醒。告诉我:是曾经有过毛二老爷这么个人物,但是不是万亿山庄的主人。万亿山庄的主人是孙二老爷的。其他的情况也说不清楚,我让他帮打听一下,他爽快地答应了,说道:就得去找村子里那些七十岁以上的老人了解了解,现在这么大年纪的人也不太多了,有好几个我们熟悉的人都已经去世了。

真是峰回路转,柳暗花明,让我感到很迷茫的事情,终于有了新的线索,看来当年我们真的是得到了错误的信息。半个多月后,我又给唱果去了电话,这一次可是不虚此行,从唱果那里得到了更多的消息。

传说中的毛二老爷确有其人,是我们长岭子洪昌村人氏,有武艺,前清的武举人,使用一把120斤重的大刀。传说当年毛二老爷赶考,在考场上舞刀时,不慎大刀脱手。千钧一发之际,毛二老爷飞起一脚,将大刀踢向空中,顺手接住,继续操演。这动作竟浑然天成,如行云流水,没落破绽。此试,一举得中武举人。唱果说,恍惚记得小时候到洪昌村还看到过那把大刀,就竖在毛二老爷家大门口。据说1958年大炼钢铁时,被拉到公社工业总厂去炼钢铁了。是否抗过日?这谁也说不清楚。说到万亿庄园,它的主人的确是孙二老爷,与毛二老爷不是一个人。那个庄园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是清朝时期的建筑,至于孙二老爷的事情,由于离得太远,大家知道的还是不多。不过当年长岭子的大刀会的确是很威风的,曾经和小鬼子干过仗。

 

难怪毛二老爷的故事与史料对不上号,按照原来的找法也应该如此。有了新的线索,我搜寻的目标至少不再盲目了,对照那些历史资料一点点查找,一点点核对。在2005年8月28日《大连日报》上登载的一篇文章里,找到了答案。传说中的故事,大体上与文章吻合。孙二老爷应该就是这篇文章中介绍的英雄,永远令后人敬仰的抗日英烈。苦寻了多年的谜团,应该就此揭开了。

下面就是那篇文章,让这篇文章来给大家解答吧。

 

 

【本土故事】

                   刻骨铭心的廖孙惨案

                               文图/崔长久

 

72年前,即1933年2月14 日,庄河廖、孙二位老爷被日本鬼子活剥人皮的惨案。至今人们刻骨铭心,没有忘却。在纪念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重新追忆这段故事,让我们更加崇敬抗日勇士,更加憎恨侵华日军。

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 (下)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廖香南、孙德馨系庄河县的地方绅士。廖香南字龙云,1870年生,原籍长岭子夹道沟金屯,民国年间任奉天省议会议员和庄河县农会会长。孙德馨,又名万英,1868年生,原籍荷花山万亿,后迁于庄河镇内,民国年间任庄河县财政局长、电话局长之职。

1931年 “九一八”事变,日本军国主义铁蹄践踏东北大地。廖香南和孙德馨同广大爱国同胞一样,对日本侵略者十分愤恨。由于孙德馨的姑娘是廖的义女,所以,廖经常到县城孙家作客并谈论有关国家大事,他们认为有爱国之心的中国人,在这国破家亡之时,不能坐视等待。于是孙德馨便让廖香南到长岭子佟家屯找孙的亲家、行伍出身的刘震青,共同商量对付日寇的办法。

过了些日子,廖香南与刘震青便组织起一支抗日队伍,并决定联合其他抗日队伍于1932年农历二月初十(公历3月16 日)攻占庄河县城。消息很快传到了县城,日伪军闻讯大为吃惊,县公署曾多次找电话局长孙德馨去议事,企图通过孙来制止抗日队伍攻打县城。抗日队伍攻县城的当天,县长王纯嘏和警务局局长苗建发闯进孙德馨家,逼孙德馨乘他们已备好的车去劝阻抗日队伍。孙德馨不去,被他们强行拖上车。

车开走仅半个小时,抗日队伍攻打县城战斗已经打响,孙德馨趁乱返回了家。抗日救国军包围了县公署,指挥部设在电话局,刘震青、刘同先等首脑人物,在这里谋划、指挥战斗。在这次攻打县城战斗中,廖香南和孙德馨是主要的首领之一,在县城内起了重要的内应作用。

在同年7、8月间,郭殿政、鞠抗捷等人闹大刀会时,廖、孙二位绅士慷慨资助,使大刀会得以迅速发展,大刀会土城战斗取得杀死日军少将森秀树等的辉煌战绩和他们大力支持不无关系。对此,日伪当局对廖、孙大为恼火,恨之入骨,时刻在寻机报复。

1933年2月14日(农历正月二十),日伪召集八大区的首脑及地方的知名人士,于庄河街中华楼大摆酒席,举行宴会。宴会后以请地方绅士议事的名义,先将廖香南骗到县公署。接着,又通知孙德馨去议事。孙去后,与廖同样,被日本人绑了起来.并用棉花将嘴塞上。

当日晚10时左右,廖香南、孙德馨二人被绑架到庄河街南头林家莹的树林里,分别绑在两棵树上。惨无人道的日寇用刀子从廖、孙头部脑盖骨开始。活生生地向下剥皮。2月的天气,地面尚未解冻,由于疼痛难忍,廖、孙将脚下地面蹬出了坑,疼得他们吼声如牛,惊醒了附近酣睡的人们。日寇又用刺刀,在廖、孙的脚部各刺了五六刀。廖香南、孙德馨两位爱国绅士.就这样活活地惨死在日寇的屠刀之下。廖香南终年63周岁,孙德馨65周岁。

日伪害死廖香南、孙德馨两位爱国绅士后,仍不满足。在廖、孙被害的第三天,又派警务局长苗建发,带领刘景滔、齐兆武等30多人,到长岭子金屯,将廖家的房屋放火烧掉;之后,又奔荷花山万亿,欲放火烧毁孙德馨的房屋,经孙德馨老伴的再三苦苦哀求,才幸免这场灾祸。

孙德馨的孙子孙保国现任庄河市荷花山镇经管站站长,小时候,母亲常叮嘱他们姐弟几个不能给老孙家丢脸,在母亲断断续续的讲述中孙保国渐渐清晰地了解了爷爷的为人。他曾见过母亲珍藏在衣服箱底的爷爷的一幅半身照片,身着对襟大褂的爷爷身体魁梧,面容沉静。可惜在“文革“时怕再惹祸上身,孙保国的母亲悄悄烧掉了照片。

被运回荷花山的孙德馨葬在自家的老宅后面的祖坟中,“文革”中,青塚被平。现在只有一片苗青肥壮的玉米叶片低垂,似在追思凭吊两位传奇的英雄。

 

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 (下)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孙德馨的孙子孙保国说爷爷被运回荷花山后就葬在自家的老宅后面的祖坟中,“文革”中,青塚被平,现在已经变成一块玉米地。

                           ----摘自2005年8月28日《大连日报》B2

 

  评论这张
 
阅读(1108)| 评论(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