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老安讲故事(上)  

2009-03-10 23:17:21|  分类: 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安讲故事(上)

                                        (2009-03-10)

 

我的同学老安,中学时就是同班同学了。

从小学升入中学的那一年,我的个头一下子蹿起来了,在班级里跟那些发育较晚的男同学们比挺显个头的,而老安的个子比我还要高,毫无疑问,我们就同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中学时,我们都属于在班级里后排座位的高个子男生。那时候学校里组建排球队,经班主任老师推荐,我们被学校排球队的主教练马老师选中,一同进入了校队。此后平日里除了上课自习外,我们还多了个打球训练的时间,甚至有时星期天也来校参加训练。但是有一点我必须坦白,在校队里老安是重扣主攻手,绝对是主力队员,而我充其量是一个滥竽充数的板凳队员而已(那时排球规则还不是像现在的六人制,而是九人制排球)。中学在一起学习了二年,后来就文化大革命了,直到一九六八年毕业上山下乡分别。当年我们学校是去庄河县插队,我们大家都去了庄河插队。老安读高中的姐姐是大连一中的,她们学校是去岫岩县插队,于是老安就跟姐姐学校去了岫岩,没有和同校的同学一同下乡,也是图个姐弟俩互相照应。从此我们就失去了联系天各一方,一别好几年杳无音信。后来听住他家附近的同班同学说,老安在农村当了兵,入伍参了军。可是一直没有见过面。

好多年后入大学体检时,在医学院医院里我们俩意外地相遇了,巧的是我们都是前来参加入学体检,而且去的是同一个学校;更巧的是我们俩竟然是同一个系、同一个专业。老安前一年刚从部队复员,又回到了大连。接下来我们就约好一同出发去学校报到,而后顺理成章地编在一个班级。在大学里又成了同班同学,甚至是一个寝室的室友。

此后每逢假期回家、开学返校我们总是一起行动,在乘火车的漫长旅行中也可以互相做伴。那时候铁路不像现在速度很快。那时车速很慢,大连到沈阳快车要行驶六个小时,慢车则要九个多小时。老安告诉我,跟姐姐去岫岩插队,二年后当兵去了黑龙江的陆军第X X军。由于有在校排球队当主攻手的底子,老安在部队里不久就脱颖而出显露头角,很快就被抽调到军里体工队,成为军排球队的主力队员,当然还是主攻手。那时军首长喜爱体育,军体工队就是这个军的脸面,他们军排球队南征北战,到处参赛,没少给军里争得荣誉。在大学里,老安的特长也得到了发挥,不仅是院排球队的主力队员,还是院排球队队长。

我不象老安,没有当兵的经历。老安在部队里的趣事,就时常当故事讲给我们这些没当过兵的老百姓听,于是就有了记忆里的这些故事。

                  抢军帽的风波之一

讲起这个话题,可能现在年轻人不会理解,抢什么军帽呀?军帽有什么好抢的?

讲这事是要跟当年的历史背景联系起来的,自从六十年代开展学雷锋运动以来,解放军在全国人民心目中的地位非常之高,那时候的口号是:“工业学大庆!农业学大寨!全国人民学解放军!”

到了文革中,解放军到地方参加“三支两军”(即支左支工支农、军管军训)时,达到了鼎盛,一直影响到那个时代的方方面面。当年红卫兵的标志就是一身黄军装,臂戴红袖标。这个风气影响到全国人民,当时的年轻人眼睛里最美的时装是军装,有点身份的人也是以穿军装为荣。可是那时军装并非是随便每个人都可以搞得到,你有钱也买不到,没有地方卖。有些聪明人就想法自制军装,想方设法搞到军装上的纽扣钉上,也可以鱼目混珠。可是那时候生活水平普遍较低,棉布也是凭票供应,不可能人人都能这样做。于是最简便的做法,就是想方设法搞到一顶军帽,哪怕不是正宗的,仿制的也可以。那时候年轻人的时尚——戴军帽。不仅男生们如此,就连女同学也不例外。可是在我们大连,气候不是太寒冷,大家都是以戴一顶单军帽为时尚。

老安的部队是在寒冷的黑龙江.驻守那里的野战军冬季装备的全是羊皮军大衣、羊剪绒皮军帽,如同当年四野战士戴的狗皮军帽一样,是一个明显的标志。所以戴军帽的风气到了北方也就入乡随俗的因地制宜了,那里的年轻人是以戴羊剪绒皮军帽为时尚,那些地方部队戴的栽绒棉军帽这时就不上讲究了,摆不上台面。凡事都是物以稀为贵,野战军毕竟有限,那种皮军帽除了专业军工厂生产外,还真是不太好鱼目混珠的,市面上的确是数量不多,就使它的身价也随行飚升。

人有时候挺奇怪,越是搞不到的东西,还就越是要挖空心思把它整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拨赶时髦的坏小子动起了歪脑筋,打起了坏主意,正常途径搞不到,那就动手抢。刚开始时,是抢那些有办法带上军帽的学生或者小青年的,后来愈演愈烈竟然发展到了向现役军人下手的地步。当然,这些坏小子也不是傻子,大部队过来他们是决不会贸然行事的,那不是没事找死吗?他们偷袭的目标是那些在僻静的地方落单的军人,而且绝对不会选那些一看就是身强力壮不好对付的主。这样的情况还真使得他们屡屡得手。

那个年代国家的经济实力不是很强,部队的营建也不像现在这么正规,这么现代化。由于驻扎在城郊,老安他们部队营房大院没有围墙,四通八达。基本上对老百姓走个近道斜穿营区没有什么限制,当然这里面也有考虑到和驻地老百姓搞好军民关系一层。营房的厕所通常是建在离营房稍远一侧,孤零零一排大厕所。路过的老百姓有时来方便一下,也是常有的事,谁也不会计较什么,军民鱼水情嘛。啰嗦了这么半天,还是没有扯到正题儿上,可能大家都不耐烦了,心想:你到底是要说什么呀?其实铺垫了这么多,就是为了讲这个发生在厕所里的故事。

一天黄昏,一个小混混窜到营区路过。由于天气寒冷,操场上空荡荡没个人影儿,显得有些冷清。浑小子一路上东撒嘛西望的走着,经过厕所时就顺便进去方便一下,撒泡尿。诺大个厕所里没有别人,仅有一个当兵的正蹲在那里。

浑小子方便完后,扣好裤子,回身一眼瞅见那当兵的头上的皮军帽。一股恶念头昏然而生:多好的机会呀,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这一路上也看到了,此刻四周就没有一个人影儿。一不做二不休,该出手时就出手!那小子倒也机灵,他一面佯装着向外走,一面悄然靠向蹲在那里的兵,顺手一抓,抢过帽子,撒腿就跑。

后头再说那个兵,当初在方便时就没有想的那么多,这是在军营区里。当外面进来个人时,已经昏暗的光线里,也没太注意他是不是个兵,更没有想到还敢在营区里来这一手,也就没有提防。眼瞧着被那个浑小子得了手,这个当兵的真是怒火中烧:嗨,还真有敢跑到这里撒野的,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当兵的也没含糊,提着裤子急起直追。

等他冲出厕所门,看到那个浑小子已经窜出十几米远了。他提着裤子一口气追了上去,紧追不放。到底是步兵训练有素,这就看出功底来了,越跑越有劲儿。那个浑小子也挺利索,跑得也不慢。要知道没有经过训练的人,头一百米内也许你掉不了链子,但是跟经常训练的士兵比起耐力来,可就现出差距了。再加上那小子本身就做贼心虚,已经跑出营区了,回头看见那当兵的仍然鍥而不舍,紧跟在后面追上来了。不由得心里发慌,两腿开始发软,满头冒冷汗,气喘吁吁胸口发闷。终于在刚跑入居民区时,被当兵的撵上了,那小子再也没有劲了,腿一软扑倒在地上。这个兵先紧好裤带,然后使用拳头和大头鞋狠狠教育了小混混一顿。最后取回属于自己的军帽。

我们的子弟兵对人民无限热爱,对那些坏人决不会心慈手软,尤其是对那些胆敢偷袭解放军,公然挑衅的坏蛋,更不会放过,不然还叫军人吗?在一边看热闹的老大爷乐了,对那个还趴在地上的小混混说道:“小伙子,你算是找对人了!你知道人家这是干什么的?人家这是步兵,你知道吗?你能跑过步兵吗?你这是自找的,活该!”

  评论这张
 
阅读(694)| 评论(5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