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高丽古冢”  

2009-01-12 22:18:2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高丽古冢”

                                          (2009-01-12)

 

  随着网民们热捧的网络小说《鬼吹灯》正式出版,盗墓题材的小说在一些读者中间掀起了一股异乎寻常的热乎劲儿,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很快形成了一个不小的读者群体。五花八门的盗墓题材小说不断出现,颠覆传统文学思路的选题,亦真亦幻的另类笔法的确让读者们耳目一新,带来了未曾相识的新鲜感和无穷无尽的遐想空间,也勾起了我的一段下乡插队往事的回忆,那可不是虚构的掘墓故事。

  刚下乡的那年,我们上沟村还是一个单独的小生产队,还没有和下沟村合并成一个队。这个仅有21户人家的小山村增添了一个新的大户---青年点,迎来了十四个知识青年,个个可都是整壮劳动力,真是上沟村的一件喜事。一向缺少劳动力的上沟生产队,长期苦于整壮劳动力严重不足,势单力薄,除了应付现有农田的耕种,而无能力以图今后发展。有了新插队的知识青年这支生力军,今次队长手里可总算有了资本,腰杆仿佛也变粗了,过去不敢想像的事也开始筹划了。初冬,当秋收大忙结束后,踌躇满志的队长开始按照脑袋里生产队发展规划的腹稿,带领我们在村子西边的山坡上修梯田、种果树,大搞农田基本建设,为生产队今后的发展开始早早动手开工了。

   一天早上出工时,平日里见惯的社员中,多了一个新面孔,这是一个年纪大约二十五、六岁的大哥,壮实的体态、魁梧的身材,红扑扑的脸庞,一身簇新的黑色条绒人民装,扛了个铁锹,正笑眯眯地和队长说着话。我们听见队长说道:“...你不再休息休息一、二天了?这就上工了?”“不啦!来干活了。”见我们来到,队长忙向我们介绍:“这是茂凯,永贵大叔的大儿子,刚从边外回来!”我说嘛,怎么这么面生,没见过面!

  “这是从大连下放到我们这里来的青年!”队长接着对茂凯说道,茂凯听了笑着向我们打招呼。都是年轻人,虽然他比我们大了几岁,很容易就熟悉起来,我们就这样认识了,在一起干起活儿来。

  “我们这个穷山沟的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屯得很。头几年汽车第一次开进沟来时,把那老爷子吓得漫山遍野地躲。不知道这是个什么怪物?可吓坏了!哈哈哈!”茂凯一句俏皮的调侃,立刻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博得了我们的好感,我们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见我们在笑,茂凯又补充了一句:“真的!我说的是真事儿!”我们笑得更厉害了。

  在我们这山区里,可耕地较少石头多,而且土地瘠薄,粮食产量比较低,农民们生活贫穷,每年分到的口粮常常不够吃,不等到下一年秋收就没有了粮食。经常有农民闯边外,去北大荒当“盲流”,混口饱饭吃。据说北大荒那里地广人稀,土地肥沃的流油,随便的种点什么,打下的粮食,就足够你吃不了的吃。还常有秋收都来不及了,成熟庄稼被大雪捂到地里的事儿。听起来真让我们这里的农民眼热。那些舍家撇业闯边外的人们捎来的信儿听起来也真是叫人羡慕。

  在我们这个偏僻的山沟里,农民们祖祖辈辈守在这片土地上,大多数人从来没有离开过故乡,能够闯过边外的人,在村子里也算是有些见识的人,比那些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穷山沟的老农们要见过世面的。与茂凯的闲聊中我们知道,要不是他弟弟茂友春上当兵去了部队,家里没有了顶立门户的壮劳动力,茂凯也是不会回到故乡的。也许是因为茂凯见多识广的原因,不久后我们就成了好朋友。以后的日子里,干活常常在一起干,休息也坐在一块儿,因为他身体壮实,有力气,也是个干农活的好手,不时地能指点指点我们,我们干活中总能得到他的帮助;而且从他那里你总能听到一些山沟之外的事情,让人挺开眼界的。

  一次在劳动闲暇中,我问他:“茂凯,你去北大荒,都到了哪些地方?” “黑龙江,海拉尔,牙克石。”那时我还没有去过北面,认为那些都是黑龙江的地方,以后才知道那里是内蒙的地界。


注:文章发表后,好朋友们告诉我了一些我完全不知道的事情:当年“海拉尔,雅克石。那时候真是黑龙江的,后来又划给内蒙 。”“文革中由于闹派系,把内蒙中的一部份化归黑龙江管辖,海拉尔右边版图的行政区,海拉尔,牙克石,大杨树,阿里河。。。全部归黑龙江,至文革结束后重又归还。”“在当时,内蒙的呼伦贝尔盟,划归黑龙江管辖;我那时在牙克石这边的伊列克得当兵。海拉尔、牙克石,我们常去,海拉尔有不少日本人留下的兵营和山洞。”,很感谢朋友们。

 “你在哪里都做些什么?”

  “什么都干过,种地、打零工、挖土方什么都干。在那里,你就是给人打石子,一天也能挣个四、五块钱!”茂凯笑着说,眼神里流露出对眼前这些山沟里农活儿的不屑。“那边的田地一眼望不到边儿,在那里耪地,你骑着一条垄耪吧!早上上工开始锄,直到歇晌收工吃饭时,你连一垄地还没锄完。”这条地垄得有多长呀?北大荒的田地广阔也真是叫我听得暗暗吃惊。那时侯,真的很羡慕去建设兵团的北京、上海知青,他们是军队编制,有组织地到边疆北大荒去屯垦戍边,可比我们插队知青强多了。

  “那边有的是地,你怎么干都能活得挺好的!随便开点荒地,种点儿粮食就够吃,那里的土地肥沃得很,只要撒下种子,不用施肥,庄稼就能长得挺好。生活根本不成问题!土地有的是,你根本种不过来!”

  “那可真比我们这里强多了,起码不愁吃的!”我们坐在新挖的苹果树坑前闲聊着,也被茂凯的见识所吸引。

  “在那里没有户口能行吗?没有人管吗?”在我们这里生产队的每一户人家,尽管是农业人口,也是要有户藉的。“没事儿,那里土地有的是,就是人口少,缺劳动力,还巴不得你多去人呐!”我实在是想象不出人要是没有了户口将怎么生存。

  “茂凯,你去边外的这些年都看见了些什么新鲜事儿?”

  “新鲜事儿还是真不少!”茂凯若有所思。

  “在海拉尔,那里靠近苏联边境,早年日本鬼子修了不少的山洞,大山都掏空了,里面一个房间接着一个房间的,太多了。”茂凯好像想起了什么,也来了情绪。我们听说山洞,都瞪大了眼睛。

  “你进去过吗?”

  “我进去过,没敢往里面走太远,山洞太深了,走了好几里地也不到头,也不知道究竟有多长?曾经有人在里面转迷了路,好不容易才转了出来,差点送了命。”多少年以后,有些历史解密了,我从有关书本上知道,当年日本关东军为了准备对苏联的战争,在中苏边境修建了不少的永备工事和秘密的地下军事要塞,象东宁要塞、海拉尔要塞、黑龙江饶河附近的虎头要塞等等,可是在当年我们对此却是毫无所知。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图为:好朋友提供的东宁要塞的图片。

 

  “也有人进去过,进去的人都是几个人结伴准备了不少的火把,带着粉笔、石笔什么的。走一段路就在墙上画上个记号,做个标记。尤其是山洞分岔、转弯时,更得做记号,防备走迷了路。”我们目不转睛地看着茂凯,静静地听他讲述:“那次,他们走了很深,来到了一个以前从来没有到过的地方,他们打着火把来到了一个大房间。火光下,他们看到的情景吓了一跳,迎面好像看到了一个大仓库,一垛垛的军用毛毯和被服摞得很高。离门口不远,有一张写字台,一个日本鬼子坐在那里正伏在桌上睡觉,旁边还有一支大枪。他们呆在那里半天没敢动弹,后来才发现那是个早已死去了的鬼子。他们拿了一些军毯、带着那支大枪走了出来,又喊来一些人进去搬东西,那里的东西远去了!可惜的是,东西放的年月太久了都朽了,拿出来的军毯、被服一见风都粉了,大多都不能用了;那杆大枪也锈得拉不开栓了。后来他们把那个鬼子和桌子都抬出来了……就是这样,也还是从来没有人把那些山洞全走遍,谁也不知道哪里面究竟有多远?那里面究竟还能藏着些什么?”茂凯的故事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让我们听得着了迷,这样的事情怎么没有让我们遇上呢?我们既被故事的描述所吸引,也为这样的机遇没有落到我们的头上而惋惜,心里面很是不平静了许久。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上图为:网上找到的海拉尔要塞的部分图片

下图为:网上找到的部分虎头要塞的图片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高丽古冢”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茂凯的故事使我想起了我的一位小学同学,小学五、六年级时,我的同桌是一个比我大一、二岁的女生,她给我讲起过在山东农村上小学的往事儿。那时农村生活贫穷,大多数学生都没有钱买书本、交学费。于是,学校的老师就带领着同学们勤工俭学,自己解决学费和书本费。可是在农村能做点什么呢?检麦穗、揽地瓜甚至开荒种地,为生产队里干活挣点钱。但是“远水解不了近渴”呀!老师想出了一个好主意,带领学生们去挖地主老财的祖坟,起出棺材里的财宝变卖了,筹学费。当时,我吃惊地问她:“你们不害怕那些死人吗?”她告诉我说:“不害怕!大家一块儿拿镢头、铁锨挖开坟,撬开棺材,扒出死人或者骨头,撸下手上戴的金镏子,身上的金银首饰,还有元宝什么的,集中放到一个脸盆里,用消毒水消了毒,清洗干净。由老师收去卖掉,换来的钱做学费和买书本。棺材板子就劈了当烧柴。”我真佩服她的胆量,也感到很新奇,也很想见识、见识掘墓,那一定会很刺激!现在我把这个故事讲给了茂凯和大家听。谦好像受到了启发,问茂凯:“我们村子这里没有这样的坟地吗?”还没等茂凯回答,我就接着说:“是呀!如果有,我们也可以去挖财宝啦。”那时候,我们还真没有文物保护的概念,记得文革前曾经看过一部影片《地下宫殿》,是讲述挖掘明定陵的事情,印象深刻,定陵里面的大量珍宝真是令人眼花缭乱!

  茂凯想了一下,说道:“地主老财的坟到是没有,地那边到是有一个高丽坟!听说已经有些年月了。”说着用手指向西南方。高丽坟,这倒是挺新鲜的!我们这片地方都是汉族人居住的地方,还有满族人,可就是没有听说过有高丽人。那时我们的历史知识还是相当贫乏,把高丽人等同于朝鲜人。虽然听说过唐王征东打高丽的事,却不知道那时是在征讨高句丽,是我国境内的一个少数民族。如果说是高丽坟,那肯定和唐王征东的那件事情有关系了,因为现在这个地方、甚至方圆百里内也没有朝鲜人居住呀!“还有这事,那我们可得见识见识了!”我一听这话特兴奋。“我们去挖挖看,说不定,还真能挖出金银财宝、古董什么的来 。”谦也和我同样兴奋。接下来又开始干活了,我们有点等不及了,和茂凯约好收工就去。

  在农民的生活里,太阳就是钟表,夕阳一沉下西面山头,一天的劳动就结束了,队长宣布收工了。我和谦扛着铁锨、镢头跟着茂凯向南走下西山坡,穿过山脚下那几棵落叶松树,朝着西南方向直奔西大甸子而来。我们一边沿着土路行走,茂凯一边辨认着。这边已经远远离开了村子,除了田野,没有人家,在落日的余辉映照下,空旷的田野一片静悄悄。在一个路旁地边的斜坡跟前,茂凯停住了脚步,他看看四周,确认脚下就是那个高丽坟了。我看看这里和附近的田边没有什么两样,既没有什么特殊标记如石碑什么的,也不像通常所见的坟茔有隆出地面的土包,和一般的路旁田边完全一样。就问了一句:“是这里吗?”“就是这里,没错!”茂凯肯定地点点头,于是我们就开始干了起来。谦提起镢头,刨开地表,刨松土壤;接着,我端着铁锨,挖了下去,铲出下面的土;站在坑边的人就用树棍拨拉翻出的碎土,查看有无什么异样?我们三人轮换着刨挖,进展很快。看来这里的确是坟穴,挖下去没有多少石头,不像在我们山沟那些没有开垦过的荒地,一镢下去总会碰上石头,这里的土很好挖,几乎碰不到石头。

  黄昏的天色渐渐地暗下来,“哇…哇…”一阵凄厉的乌鸦叫声从头顶上空中传来,几只回归的乌鸦飞了过去,好像特意要给我们增加点阴森的气氛。挖下去的土坑里没有一点坟墓的迹象,我脑海中想象的那些棺木呀、枯骨、骷髅什么的始终没有露面,那怕朽烂的木渣也没见着,更别提什么金银财宝之类了。土坑已经一米多深了,还是没有什么迹象。我这时都有点怀疑这里到底是不是墓穴了?在坑里挖土的谦好像碰到了什么,他用铁锨划拉这坑底的碎土,碎土里露出了一个小陶瓷碗。哎,有门儿!谦放下铁锨,蹲到坑里,用手扒开土,拉出了那只碗,这是一只完整的小瓷碗。茂凯接过小碗,用地面上的枯草揩去粘在碗上的泥土,擦净小碗。我接过来一看,这是一只彩色花瓷小碗,碗口内是白色的,普普通通,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就把它放到了一边。小瓷碗的出现,使我们受到了鼓舞,更加小心翼翼地清理碎土,再往下挖去,想再发现点什么出奇的东西。一直挖到感觉土质不再同样时,也没有再发现点什么。下面又出现石头了,看来已经到了墓穴底部。这时候天色已经非常昏暗了,不会再有什么收获了。闹了半天就是这么个“高丽古坟”,太扫兴了!我们把土填回坑里,摊平了地面。天色已经黑下来了,看什么都模糊了。

  看来在这个穷山沟里,连古墓也只能是这种穷得仅会有个瓷碗而已,并非是所有的古墓里面都盛满了金银财宝。干了一下午活儿,又接着“加班”到现在,肚子里早已经“咕噜咕噜”叫了,赶紧回青年点吧。我和谦扛起了铁锨、镢头,茂凯拿起那只小花瓷碗,说道:“我拿回家,给孩子吃饭用,孩子用这碗吃饭长呀!”这次“发财行动”就这样结束了。

  我不了解民间丧葬习俗,不过我一直在怀疑这里是否是个真正的古坟?在棺材里面放了一只瓷碗,是什么风俗?是准备给故人去阴间讨饭用吗?还是去阴间吃饭用的?难道阴间就没有饭碗吗?也许是用来喝酒的?或者是在棺材里放了一碗酒,给故人去冥府路上的壮行酒?不管怎么说,在一个据认为是古墓的坟穴里,没有找见别的什么东西,仅有这么一只不起眼的饭碗,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无论什么时候,也不论是什么朝代,都是 “民以食为天 ”,人们生存离不开吃饭。

  三十年后,我们又回到了我们曾经插队的那个山村,那个让我们魂牵梦绕的地方。看遍了那些亲热无比的熟悉面孔,唯独没有见到茂凯的面。乡亲们告诉我们:茂凯已经不在人世了,那个壮实能干的茂凯已经去世多年了。那是一次事故,在采石场一次排除哑炮过程中,炸药意外的爆炸夺去了他的生命。这个为了吃饱饭,曾经闯过边外;回乡后,一直不甘心于山村里的贫穷日子,种过地、打过铁、烧过窑,不甘心安守贫穷,甚至在人生的道路上还走过一段弯路的茂凯永远地走了……

  在村子里,我们也没有看见茂凯的媳妇和他的孩子,可能她们已经不在这个村子里居住了。也不知道那个用那只小瓷碗吃饭的孩子现在长成什么样子?算起来,那个孩子的年纪现在也应该有四十多岁了。

  评论这张
 
阅读(2174)| 评论(16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