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上)  

2008-01-31 11:45:49|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 (上)

                      (2008/01/31)

 

北方六月里的天气,骄阳似火,与南方连绵不断的梅雨情形完全不相同。我们沿着崎岖的山路行进着,这是青年点全体弟兄们的又一次集体行动,我们的目标是要去荷花山公社的万益供销社。说起来好笑,那时青年点知青们出行活动的目标几乎都和供销社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也不奇怪,在山区里出行,全靠着两条腿,走出我们生活的山村,走了几十里的山路,总得有个地方能够吃上饭或者能够买到添饱肚子的垫饥食物,能够补充上消耗的能量,维持继续行动的体力,当然还要捎着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在农村一般情况下,有供销社的地方往往会有小饭店,如此一来,这些问题也就都可以解决了。

前一天,我们村子里的妇女队长玉英告诉我们,万益供销社来了一批不要布票的柞蚕丝布,质量挺好的,大家都赶着去买。她刚刚买了一些回来,便赶忙把这个好消息通气给知青们。我们这一带是著名的辽南柞蚕放养区,尤其是荷花山公社、桂云花公社等地都是柞蚕主要放养地,在计划经济年代,国家每年除在此收购柞蚕茧,供给丹东、庄河等地缫丝厂做生产原料外,同时会从丝绸厂调拨一批优惠的柞蚕丝布免票供给产区农民,在当时每人一年定量21.5尺布票的年代,这的确是个大好消息。我们青年点的弟兄们就是心齐,第二天便集体行动去逛万益供销社买布了。

其实去万益买布仅仅只是个引子而已,想去万益供销社逛逛却是蓄谋已久的事情。在我们村子周围能够买到点日用品的地方,除了公社所在地的镇供销社外,再有的就是岭后十几里路外的桂云花公社岭东供销社和这个距我们村二十来里路程的万益供销社。前面两个供销社我们都已经去过了,而这个离开我们最远的供销社,我们来农村快二年了,还从未去过,早就萌生想去见识、见识的念头。加之听说这个万益供销社所在地本身就充满了许多神秘的传奇色彩,据说那是地主毛二老爷的庄园,非常气派,还修有护院炮楼,在当地也算是比较有些名气的建筑群,应该是会有些历史内涵的。六十年代进行阶级教育时,四川大邑县大地主刘文彩的庄园可是名扬天下的,作为封建地主阶级残酷压迫广大贫下中农的见证,是一个活生生的有关阶级压迫的展览馆。文革期间,以刘文彩庄园为内容的大型泥塑《收租院》还曾拍成纪录片全国放映,我们都是看过的。刘文彩的庄园离我们太远了,没条件亲眼去看看,而就在身边不远的这个现成的地主庄园,哪有放过的道理?若不能亲眼目睹一下,岂不是要留下终身遗憾?这才是众弟兄们立刻一致行动的真正原因,是要去开开眼界,看看那个久有耳闻的万益庄园。

我们朝着西南方向走着,横穿过了庄盖公路,走捎道直插向西南方的群山中,已经没有大路可走了,只有那山间小路曲曲弯弯。当汗水湿透衣衫时,我们来到了万益——这个群山环抱着的山坳。

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上)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上)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上)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上)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上)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万益庄园引出的故事(上)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如果今天回想起对当年的万益还有些什么印象?脑海里似乎已经是一片模糊了,只还记得四周的山上是绿葱葱的一片,树木掩衬着这个村庄,好象一个隐藏在崇山峻岭中的山寨。唯独对那个庄园印象深刻,一个完全由石料砌起的高大围墙围着的建筑群座落在一个向阳的山坡上,与附近那些低矮的民宅形成了鲜明的对照,那些围墙的高度都在一丈以上,由于围墙的阻挡使你的视线看不到墙内的建筑模样,仅能看见墙顶上露出的黑瓦铺盖着的房脊,到是高耸在大院四角的炮楼格外醒目,显示着这里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宅院。庄园占地面积很大,所处的位置并不太适合建筑大型住宅群,难以想象在这个偏远的山坳里当初是怎么建起的这么一座庄园?沿着倾斜的山坡,我们顺着庄园的西外墙一路向下走去,一边看着用雕琢整齐的石料砌就的大墙,一边惊叹这个建筑群的规模。这个庄园的布局到是挺适合防御侵犯的,也许是建设者的本意就是要把住宅变成堡垒,防范聚啸山林的土匪?可是在这样的穷乡僻壤里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大户人家呢?这里土地不多,也并不肥沃,看起来好象农户也并不多,不象是能养的起这种规模庄园的地方,真是满肚子的问号。转过围墙西南角,来到了庄园的正面,站在这样一个比较少见的庄园前,哪儿是供销社?你还是一眼就能够分辨出来的。一个挺气派的大门前不时进进出出的人们,已经是在告诉我们答案了。相比起我们镇供销社,这个供销社还是显得有点冷清,人不是太多。上了台阶,迈过高高的门坎,就走进了供销社卖场。庄园围墙的前面部分似乎与房屋融为了一体,幽黑的大门和样式古朴的房屋透出的凝重气氛犹如在传达着这个庄园的历史,可是又没有什么文字能够向来宾们说明点啥,住在周围的农民和供销社里的营业员都绝口不提有关这所庄园的一切,你好象就根本无法了解这里的历史。在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年月里,这里所表现出的矜持似乎是在小心翼翼掩盖着什么,反到是更使你感到如同一个迷团。我们买了一些日用品、柞蚕丝布和食品后,在门前仔细观看了这个庄园的一角,也算是管中窥豹吧。供销社是重地,除了卖场外,其它地方是不能随便出入的,深入庄园里面看看的想法很自然地就无法实现了。庄园太大,我们没能够围绕一周观看全景(也是由于山路崎岖而无奈),感觉供销社所在处的大门应该只是庄园的一个偏门,不应该是庄园正门。我们进入路旁边农户家讨口水喝,才发现,庄园院墙旁看似低矮的民居,也不同于我们村的那些老宅,那石砌的墙壁和被炊烟熏黑的栋梁、窗框,以及中规中矩的样式无一不透着一种年代久远的气息,应该也是历经了岁月磨难的古董,只是没有人能向我们介绍点什么。不过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虽然带回了一肚子问号,可是我们却开了眼界。

以前常听到社员们闲话中提到毛二老爷,比如:“毛二老爷的大刀,得两个人抬!”、“毛二老爷耍大刀!”之类的话语,我们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典故,以为又是那些封建迷信的糟粕,根本没有去理会。通过前一年的揭阶级斗争盖子,我们了解到,在旧社会这里的封建会道门挺盛行的,什么“一贯道”、“在家礼”、“红枪会”之流,当时脑袋里时刻紧绷阶级斗争这根弦,很自然地就把这些列入反动会道门之列,脑海里自觉不自觉地就与之划了界线,对那些说法不屑一顾。可是从万益回来后,我们对“毛二老爷是何许人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为什么这等规模的地主庄园在阶级教育中竟毫无提及?而且为什么在万益人们却闭口不提就在眼前的封建剥削的遗迹?一连串太多的问号,使得我们非常想揭开这个迷。于是就在同村社员们中间打听,想更多的了解有关万益庄园的相关事情。也许是社员们根本就不知道,或许是知道的不多,更或者是知道了不想说?!反正我们就没有打听明白,仿佛闯入一团乱线里,始终没有理出个头绪。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了,我们心中一直有个迷惑不解的问题。

终于有一天,从一个与我相当要好的社员口中,听到了关于毛二老爷的故事,让我们大吃一惊。据他的描述,毛二老爷应该算作英雄豪杰一类的人物,武艺高强,善使一把大刀,当年拉杆子组织大刀会抗日,没少收拾小鬼子,日本鬼子对他恨之入骨,多次出兵围剿,后来捉住了他,惨死在日本人手里。更多的事情这个社员也说不清楚了。这么说来,毛二老爷可是条铮铮铁骨的汉子,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一个不愿做亡国奴的民族英雄,一个为国捐躯的英烈。和我先前的想法完全拧了个个,越发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我们以前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我们大连地区,我们所在的庄河县还有这样轰轰烈烈的人物呢?有了这个线索,我们就换了个角度去了解毛二老爷抗日的事迹,也算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还是听到了一些零零碎碎的各种各样说法。

把这些说法拼凑到了一起,象是给毛二老爷画出了个轮廓:毛二老爷 庄河县人,即不是共产党人,也不是国民党人,应该是个具有民族气节的爱国士绅。在当年日本鬼子占领庄河时期,毛二老爷是这一带民众自发而起的抗日团体的头领,带领乡邻手执大刀长矛等原始武器抵抗日本鬼子的侵略,曾多次主动出击杀敌,给日本鬼子以沉重打击。气急败坏的日本鬼子对他恨之入骨,多次出重兵围剿,后来捉住了负伤的毛二老爷。毛二老爷宁死不屈,绝不投降,残暴的鬼子用钉子把他钉在了墙上,用刺刀割开头皮,灌入水银,活剥了人皮……

这些乡亲们嘴里只言片语的传说,没有一个能对毛二老爷的故事有一个完整描述,也没有一个能说清楚毛二老爷抗日斗争的来龙去脉,更没有一个能准确介绍毛二老爷其人及其家人。他只是一个活在庄河人民心中的传奇英雄,一个广泛流传于民间口头传说中的抗日英烈。乡亲们在说起毛二老爷时,发之内心的崇敬溢于言表,也透着为家乡山水培育出的英杰骄傲的神态。我们感到:象这样一个为抵御外辱、反抗侵略而英勇牺牲在民族解放斗争的战场上的英雄是不应该被埋没的,是应该实事求是、尊重客观历史地恢复其历史地位,让子孙后代永远铭记和怀念!

在以后的日子里,对这件事情的了解似乎碰了壁,再也没有任何进展了,也没有再打听到新的内容,看来乡亲们知道的情况也非常有限,也不可能再给我们讲出太多的故事了。我们就只好把这个心思放在肚子里,慢慢地等待时机再去揭开这个迷吧!在当年的政治气侯下,我们始终没有等到这个机会,以至我们带着这个遗憾离开了庄河。这个故事已经过去几十年了,直到今天我还是在想方设法打听这个故事,一直想搞清楚历史的本来面目。

  评论这张
 
阅读(1283)|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