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关于我

老三届的老知青,曾在大浪中游泳。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西边地的大口井  

2007-09-16 22:47:46|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边地的大口井

                                            (2007.09.16)

我们这些知识青年都是在大连的海边长大的,游泳对于我们来说,是从小就学会了的把戏,也是我们从小就热爱的体育运动。在我们成长的年代,每年夏季去海边活动,并非被单纯看做体育运动,而是涵盖了太多的内容,大连人称之为“洗海澡”。在炎热的盛夏,它既有锻炼身体、强健意志之益;又有消暑纳凉,海边旅游度假之惬。既有赶海垂钓,收获大海的奉献之喜;又有在蓝天碧海美景中,沐浴海浪冲刷,享受在碧波中戏水之悦。最重要的是,在许多情况下,它既是学校、机关、厂矿企业及各个单位的一项重要活动;又是社会上亲朋好友相聚、各个家庭出游不可缺少的生活项目。迷人的大海伴随着我们的成长,那里有金色童年的美好记忆,我们每个人有着都对大海割舍不下的情怀,都患有着终生不能去掉的“洗海澡瘾”。

一来到农村,我们就很关注有没有能够游泳的地方,譬如河流、水库、池塘等等。无奈,我们这里是山沟,小溪流虽然不少,却没有足以游泳的河流、湖泊。而且小溪流季节性很强,雨季水旺,旱季干涸。能游泳的水库到是有几个,离我们这里太远,最近的也有十几里路远,几十里外的朱隈子水库是在整个大连地区都是很有名气的。我们在村子里向乡亲们打听时,大家都不约而同地提到了一个地方,我们村子西大西边地的大口井。严格地讲,是西边邻村的大口井。其实所谓大口井,就是个早年兴建的水利设施。类似方塘,三、四丈见方,一、二丈水深,自身有泉源,所以并不象水塘那样有河流输水,而是孤零零在地边的那么一汪水。由于当初挖井时挖出的土就近堆积四周,好像特意围起了个井台。

最初每逢提到那个大口井,乡亲们的表情都有些怪怪的。开始我们并没有留意,日子久了,听说了一些有关大口井的传闻,才稍微明白了个中隐情。因为远离能够游泳的水源,当地人基本没有熟悉水性的。可是酷热的夏季里,年轻人往往抵挡不住在大口井水中消暑纳凉的诱惑力,不顾老人们的劝阻,偷偷跑到大口井去洗澡。一来二去,时有溺水惨祸发生。所以每逢提起它来也使得一些社员心里揪的慌,以致社员们在和我们谈起大口井时,脸上浮现出的那种奇怪神色,正是对大口井心怀敬畏,爱也不是、恨也不成的矛盾心态的写照。

在我们来到这里的前一年,就曾经发生过一起淹死人的事件。从社员们的嘴里,我们得知这个事情的大概,当时有个青年人在大口井洗澡时溺水,周围的人没有一个会游水,围着大口井干着急,团团转,眼睁睁看着无法施救。也是急中生智,焦急的人们忽然想起:果树队的大连下乡老知青小葛水性好。急忙跑到八、九里外的公社搬救兵(他当时正在公社里开会,那时不象现在通讯联络方便,除了亲自跑,也没有别的办法)。几经周折找到小葛,小葛到是不含糊,二话没说,立即随来人一道跑去救人。等他们赶到井边已是二个多小时以后的事。小葛一到,没顾上喘口气,马上下水捞人。摸了半天,总算把人捞上来了。但已是回天无力,无法挽救那条生命了。人虽然没有救了,可小葛的水性却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每每提及此事,都免不了把小葛夸赞一番,不由得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年轻人。由于水火无情的恐惧心理影响下,从此,老人们眼里把那里视为禁地,决不允许小孩子们前往玩耍。成年人心中也怀有戒备,一般情况是不去那里的。久来久去的,那里是乎就成了不祥之地。也在于它本身处于山沟里,位置偏僻,除了住在几十米外的一户人家外,平日里极少有人光顾。看着那边冷冷清清的劲头就越发让人望而却步,甚至那条沟都显得象是罩上了那么一层让人说不清楚的气氛。

其实说起来,那个大口井还是挺可爱的。水质清澈,由于水深的缘故,向下望去,井水碧绿,还有小鱼在游动。远离居民点的喧嚣,颇为宁静。我们慕名前往观看大口井的那天,还看到了极为少见的一幕:居然有一条二、三尺长,颈部长着象雄野鸡脖子似的桔红色环,被当地人称为“野鸡脖子”的蛇,在平静的水面上扭来扭去地游动。那里宁静的,竟然大白天里蛇都可以放心大胆地在此畅游。也许是天生对蛇类的厌恶,抑或夹杂着与生俱来对蛇类的恐惧,我们极端暴力地一顿石块打去,直到它不再扭动。而后捞了上来,彻底打死。我们清理干净了水面,又把周围的草丛、灌木挌拉一通。确信再没有蛇啦,我们就换上游泳裤(我们游泳的基本装备也带到了农村)。迫不及待地下到水里,在水中好一顿舒展戏水,一解对大海边畅游的思念。这里不就是一个小型游泳池吗?不管怎么说,我们找到了一个能够游泳的地方。虽说小点,也能够“扑嗵”二下。可惜的是,正逢农忙时节,每天早出晚归在田里干活,晴好天里根本没有空儿到离青年点三、四里外的大口井来游泳。

随着天气的一天一天炎热起来,大田里开始锄二遍地了,我们和社员们要挨片逐块地将队里所有的庄稼地用锄头再撸一遍草。等再过些日子,当所有的庄稼地锄完三遍地时,就要挂锄了,也就要进入农闲期了。眼下说起挂锄还为时过早,烈日下在田间里锄草,真是汗流浃背呀!我们充分品尝到了“汗滴禾下土”的滋味。

那天上午锄地时得知下午要去大西边子地锄草,我们挺高兴的,就等着这一天呐。下午来干活时,我们就都把游泳裤带上了。这片地锄完了草就要转到下沟去锄地了。休息时,队长看看天挺热,知青们都急着去大口井洗澡拔凉,索性让大家多休息一会儿。我们一窝蜂似地涌下了坡,来到了邻村的大口井边。男社员们尤其是年轻人全部随我们一道来了,剩下的女同胞们径直去下沟休息去了。

知青们跃入水中畅游,大口井里立刻象开了锅。着实让围观的众社员们羡慕不已,这个说:“哎,你看他象不象个青崴子(青蛙)游水?”那个道:“这帮青年真行呀!个个全都会游泳!”

身高体壮的活宝在水中游起了蝶泳,“扑嗵!扑嗵!”搅动起浪花,溅起的水点甚至打到了围观的社员们身上。谦一个猛子扎入水中,居然从水底掀起一个长条方木。我们大家帮他把木方提上岸,社员们一看,原来是一个大车辕料,是邻村生产队泡在水里脱木浆的,就又把它抛回水中。

看着我们兴高采烈,年轻的社员们再也忍不住了,纷纷脱了个一丝不挂、赤条条走入水中。胆儿大点的就来个“小狗刨”,试探着游水;胆小的则在没膝深的地方,往身上撩点水,凉快凉快。好在这边远离居民点,女同胞们也早已廻避了,大家肆无忌惮。有我们知青给大伙儿壮胆,玩着玩着,胆大的已开始横渡大口井;而在浅水处撩水的,也试探着加入到“狗刨”行列……

我刚由水中游到岸边,就听见有人在喊我,一看是曾子(一个比我大几岁的社员)。原来,他也想试着横渡,可心里没有底儿,让我看着他点儿,为他保个驾。我爬出水,站在水边,看着他一点一点游出。好一会儿,终于慢吞吞地到了对岸。一时兴起,他又慢吞吞地沿原路游回。我不敢懈怠,一直盯着他,看着他游水。只见他在水中游着游着越来越慢,游到中间时,竟然停住了,他两手还在不停地刨水,身子却渐渐地沉入水中。不好!要出事!我一个猛子扎入水中,直接潜游到他跟前,从水中看到他屏住气,还在不停地刨水,只是双腿却不会动了。我一把拉住他,把他托出水面,让他换了口气。接着拖着他,把他拉回到了岸边。他可能吓坏了,呆呆地坐在岸边,脸色苍白,没有一句话。我看他没事,就又返回水中接着游水。有人差点溺水,这可是个大事。其他社员不再游了,都上了岸,只有我们几个知青还在水中尽兴……

我们的村子太小,屁大点事一阵功夫竟然传得沸沸洋洋。我们回到下沟时,离曾子家还挺远,就听见他家院子里传出了怒骂声。原来,先期回来的曾子一到家,就被他妈劈头盖脸一顿臭骂。惊魂未定的曾子一声不吭,老老实实地听着。这时,我感觉到我们怎么好象成了那条引诱夏娃犯错误的蛇,一切竟然是那么滑稽可笑!

大口井的故事还在继续,我们照样常去游泳。也许我们的行动打破了那里笼罩的怪怪气氛,每逢此时,都会有不少社员跟随一道,反而有更多的人下水玩耍了。不久后三遍锄了,在大口井游泳时,老蔫从水中救出了二瞎子(一个社员的外号,其实他不瞎,就是近视点)。此事发生后,再也没有人象曾子他妈那样大叫臭骂,而是很平静地就过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42)| 评论(6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