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油灯下读书的日子(一)  

2007-08-11 09:54:40|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油灯下读书的日子(一)

最初来到农村时,最大的感慨就是这里的晚上,怎么这么暗呀!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甚至都怀疑是不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为什么总感觉在这里的夜晚这么闷人?尤其是看到山村没有电,照明用的竟然是煤油灯,这不是以前只有在电影里、戏剧上才能见到的古董,这里居然还在使用。那些戏剧性的剪灯捻、挑灯芯还真是活生生地存在着,一切都是那么原始,那么落后,却又是的的确确地必需接受的现实。昏暗的油灯下,时间仿佛又退回了一个世纪,使人显得那么不适应。

日子久了才发现,这还不是最大的问题,对我们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农村文化生活的贫乏。虽然,这时各家各户都安装了有线广播喇叭,一般情况下,能够及时听到新闻联播。而且,上级还给每个青年点订了一份《丹东日报》(在1968年庄河县还归丹东市管辖,转过年又重划归旅大市,我们就改订《旅大日报》了),虽说看不到当天的报纸,能晚个一、二天,总算还是有报纸看的。但是更多的需求就无法得到满足了。处于精力旺盛不甘寂寞的年龄,渴求知识的欲望格外强烈,我们最大的问题不是物质生活的贫困,而是文化娱乐活动的匮乏,当初来乍到的新鲜感过去后,这个问题就越发突出了。劳动之余,每天晚上生产队夜校结束后的空闲时间,是我们一天中最惬意的时光了。洗漱完毕后躺在炕上,大家海阔天高地闲聊,讲故事逗乐子,讲以前看过的书和电影,高兴时还吼上两嗓子,来段“朔风吹,林涛吼,峡谷震荡……”。时间久了,脑袋里的故事也有讲光了之时,当再没有什么可做时,除了睡觉外,也没有更好的消磨时间的方法了。

那年春节回家,我就在家里搜集能带回农村的书籍,大家也是一样。在那个年代,书店里的书籍有限,大多名著、译本还列在封、资、修毒草行列没有解禁,连《十万个为什么》这样的书,也被列入不突出政治、宣扬“走白专道路”之列被禁止,更别提其它什么书了。几年前的“破四旧”把这些书籍打扫的挺干净,你也根本找不到什么书来看。对我们来说,有书看就行,管他什么“毒草”不“毒草”,来者不拒。返回青年点日子,大家还是或多或少带回了几本书。这样在一段时间里,我们至少还有点打发业余时光的书籍,聊以自慰。老番竟然还在家中找到了一副破扑克,带了回来,是一副差瓣拼凑起来的扑克,在那时代已是实属罕见了。

有书看了,也只能是在每天临睡觉前,炕头上的这点时间里。可是,新的问题来了,我们男生住屋是两间房,中间仅在火炕上隔了半个壁子,地面是通的。油灯就挂在中间半壁的柱子上,象我睡在炕梢边,离这豆粒大的火光远远的,昏暗的根本无法看书了。这也难不倒我们,里间的谦用老蔫的胃药瓶也做了一个油灯,挂在炕头墙上。我把不小心掉到炕洞里,烧剩下的金属笔壳,安在一个药瓶上,用棉线搓了个灯捻,也做了一个油灯,灌满灯油,挂在了炕梢边墙上,这样我也有了看书的条件。一头一尾增加了二盏灯,屋子里立刻亮堂了不少。晚上大家都有事干了,爬在炕上看书。有书看的时光,既使日子过的再艰苦,一拿起书本来,会完全沉浸在读书的欢乐中。书本中展现出的五彩缤纷的大千世界、丰富多彩的科学知识、波澜壮阔的历史史诗、轰轰烈烈的人物传奇,是那么的吸引人,思绪随着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跌宕起伏,使人流连忘返,忘却一切不快和烦恼。不知不觉间,已是夜深人静,鼾声四起,时间过的真快呀!读书的愉悦驱散了冬夜的寒冷和寂寞的枯燥。可惜的是书太少,太有限。没过多久,这仅有的几本书就在男女同学生手中传了个遍,又没什么可读了。说来可笑,我们这些知识青年真是知识有限,言过其实,需要学习的知识太多了,知道的太少,太需要学习了。

不甘寂寞的我们开始在村子里找寻,得知哪个社员家里有藏书,一定要千方百计借来阅读。当然也在注意不放过随时出现的信息。比如:在劳动的间歇,有谁讲起了“薛仁贵大战盖苏文”的故事,就刨根问底地打听下回书说道,一来二去就从说故事的社员手里找到了一本《薛礼征东》,虽说残破不全,可也能看看不是。这时的大家可都瞪大了眼睛,排着队等着一睹为快,无奈就只有这么一本书,总得一个一个的看呀。在老乡家串门时,要是看到谁家有书,那一定会想方设法借来看看,连文革前出版的《新农家历》、《农村知识手册》,只要是书,都能引起我们的兴趣,甚至连老乡家墙上糊的旧报纸都能让我爬着看上半天,真是有些饥不择食的样子。共同生产劳动,共同战天斗地,使我们和社员们劲儿往一块使,汗往一起流,结下了深厚的情意。时间久了,老乡们知道我们爱看书,谁家有书都会主动借给我们看。一位已成了家的老中学生社员翻出了箱底下压的几本书借给我们,记得有《儒林外史》、《说岳全传》、《镜花缘》、《隋唐演义》等书,还有一本美国作家杰克.伦敦写的《海狼》,这一摞书搬回青年点的那天,我们高兴的也不亚于过了节。

那天晚上生产队夜校里,我坐在一个角落,听着队长在那里讲安排生产的事,心里被那几本书勾的直发痒,根本就没听进去他讲了些啥?急盼他赶快结束那反来复去的车轱轳话,好早些回到青年点里看书。心里越是这样想,他的话还越发来了劲头,更加翻来复去没完没了。看看天色,悄悄拉了一下坐在身边的活宝,说道:“没有完了,咱们俩走吧!?”我俩躲在油灯照不到的阴影里,偷偷溜出了夜校门,跑回了上沟村。

远远就望见我们的屋子里亮着灯,很奇怪,夜校还没散,大家都还没回来,谁在屋里呢?我俩蹑手蹑脚地走到了窗边,活宝悄悄舔了一下窗纸(那时建材缺乏,我们的新房暂时还没有买到玻璃),用手指捅了个洞,往里面一瞧,原来是谦正爬在炕上津津有味地看着书。他不知什么时候,早早溜回了屋里,捷足先登了。活宝俯在我耳边,悄声对我说:“谦这小子不知什么时候跑回来了,咱俩开开他的心,吓唬吓唬他!”

我乐了,马上点点头说:“好哇!你守在窗口,我去门边,数到10个数后,一块拉开!他保证毛了!”

山村寂静的夜晚,四处悄声无息。也许被杰克.伦敦所描述的生动故事深深吸引,聚精会神看书的谦此刻完全沉浸在书中主人公的凶险环境里,正随着大洋的巨浪,历险于险象环生的海盗船上。忽然,面前的屋门和身后的窗户“哗啦!”一声,同时被拉了开,毫无防备的他大惊失色,立刻坐起身,迅速靠向墙壁,抓起身边的红缨枪(民兵训练用的武器,我们每人一杆。)指向门前。他还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哈哈!哈哈!”我们的大笑声已经在黑暗中爆发了。

“妈的,原来是你们两个臭小子,吓了我一跳!”谦松了一口气,放下了红缨枪。

“没吓尿裤子啊?呵!哈哈!哈哈!……”我们捧着肚皮,躺倒在炕上,笑的喘不过气来。

“还别说,真得撒泡尿了!”说着,下炕穿鞋跑了出去,看来谦爬在这里已经不止一个时辰了。

我迅速跳下炕,快步拿过那本书,以极快的速度钻进了被窝,至于洗漱吗,也免了吧!到手的书可不能得而复失呀!哈哈!这回总算该轮到我享受了!

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老同学们聚在一起,提起这件事时,谦还如身临其境般地感叹道:“当时真是没有一点思想准备,突然,屋门和窗户都一下子打开,这两个小子真把我吓了一大跳!!”

在这漫长的寒冷冬夜里,在远离亲人和家庭的偏远小山村,是书籍伴随我们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愉快的夜晚。

  评论这张
 
阅读(1097)| 评论(7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