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记忆中的那次大地震  

2007-07-27 15:02:13|  分类: 经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记忆中的那次大地震

                                                                           ----写在7月28日前

 

      1976年7月28日唐山大地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最惨痛的一次地震灾难,那次地震夺去了二十四万二千多人的生命,使十六万四千多人身受重伤;许多人因此终生残疾,彻底失去生活自理能力;几十万个家庭陷入失去亲人的悲痛,多少家庭遭到毁灭……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们每每想起唐山大地震,都不免心中隐隐作痛,它是那场灾难留给人们心里的一块不可抹灭的伤痕。今天,唐山大地震已经过去31周年了,挖掘出记忆中的一些事情以为记念。

      一、“地震啦!地震啦!”

      唐山大地震发生时,我正在沈阳上学。

      那天凌晨,一阵猛烈摇晃把我们从沉睡中摇醒,浓郁的睡意还紧紧地粘住眼皮无法睁开,似睡非睡间,听到头上的二楼走廊传来了一个男生撕心裂肺喊叫声:“地震啦!地震啦!” ……, 这可怖的声音在寂静的宿舍大楼里回荡,如同一石激浪,立刻掀起波澜,紧接着是一阵杂乱的“咚、咚、咚”疾跑的脚步声,全楼都在“咚咚”作响。一激灵睁开了眼,寝室内一片漆黑,窗外天还没放亮。

      老安不愧当过兵,反应迅速,喊道:“地震了!快跑!”说完就一个箭步跃上窗台,一抬脚跳出窗户,正是炎热的季节,窗户大开着。老汪、玉璞也忙从二层床上跃下,也紧随其后由窗户鱼贯而出。我立刻爬下二层床,披了件外衣,叫起下床睡眼朦胧的赵平,打开门,沿走廊汇入各寝室涌出的人流,冲出宿舍大门。

      门前小操场上,惊慌失措的同学们不断涌入,陆续增多,大家沸沸扬扬地聚集在安全的空旷地,在猜测着、议论着。天气闷热,紧急状态下逃出的男女同学,略显狼狈不堪,有披着床单,有裹着毛巾被的,有仅着内衣裤的,还有赤足仅着裤头的,形形色色,不一而足。为了避免衣冠不整的尴尬,大家都是男生这边一堆,女生那边一堆的自然分开。对面一宿舍的情况,也不比我们这边好到那里,两个宿舍大楼间的操场,到处是东一堆西一撮的人群,谁也说不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伴随一阵阵的余震传来,可以断定震中肯定不是在沈阳附近,在我们这里感觉到的震级很低,没有大碍。

      东方天空泛白,晨曦中大部分惊魂未定的人们还在不知所措地等待着什么。我看看无啥大事,就又返回了寝室,抓紧时间补个回龙觉。回到寝室才发现更有甚者,大懒老宁根本就没离开过床铺,依然在床上呼呼大睡,摇醒后问他,他含糊地说了声:“没事!”就又睡了过去。

      上课时到机电馆教室才知道,因为我们系的女生宿舍在三楼,女同学们从三点五十分左右离开寝室就一直没敢再回去睡觉。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上课外,大家都在焦急地等待着消息。从院部、电台广播中以及各个渠道陆续传来的消息,唐山发生了里氏7.8级大地震。

      二、接运来沈的重伤员

      随着解放军部队快速开往灾区,有效地开展救援工作,全国各地都向唐山灾区伸出了救援之手,除了医疗队、抢险队开向唐山外,大批的重伤员也开始通过铁路、公路、航空运往全国各地救治。几天后,我们接到紧急任务,组成担架队去东塔机场,接运唐山来沈的重伤员。接下来的十几天里,我们每天早上乘校车赶到机场,参加接运工作。每天一直工作到天黑很晚了,飞机不再起降了,再返回学校。

      当时东塔机场上,成立了转运指挥部。参加接运工作的沈阳市各单位人员,都在指挥部统一组织下进行了不同的分工,医护人员设立了几个现场急救站,对才下飞机的危重伤员进行临时急救处理,无生命危险了,立即由救护车送往市内各大医院。各单位来的担架队每付担架四人,配一名医护人员为一组,按组排队等待接伤员。各单位来的救护车则在机场边排队等候接运。

      那时我国的航空运输主要以螺旋浆运输机为主,多为安-24(运-七)、安-12(运-八)、伊尔-18等机种,甚至连安-2(运-五)这样的小型运输机都参加了运输伤员,当时国家动员了全部力量抗震救灾,连当时仅有的那么几架三叉戟喷气式运输机都动用了。繁忙的机场上每隔十几分种就有一架飞机起降,降下的飞机还没停稳,我们就已快步赶到机旁,先由医务人员登机对新到来的伤员初步诊疗,决定是马上送急救站还是直接上救护车去医院。然后,就由我们上飞机抬下伤员,送到急救站或者救护车。开始的几天,每个担架组把伤员送上救护车后,要陪送到医院,甚至病房,这样我们就有了更多的时间接触伤员,了解到了一些地震灾区的情况。后来各大医院都组织了各自的担架队,负责在救护车到达时,将伤员抬到医院急救中心,我们就不用陪送全程了。

      飞机运来的伤员的情况大多数都非常糟糕,因地震发生在后半夜,正是人们熟睡中,事发突然,谁也没有准备,他们的状况比我们那天凌晨还要糟,几乎没有谁衣衫完整洁净,有人甚至身无寸缕仅裹了个脏乱不堪的床单。由于被埋在废墟以及在炎热的夏日里几天都没洗澡了,身上散发着阵阵馊臭味。只不过他们身上的伤痕、尘土灰渍在无声的向人们诉说着他们是历经了什么样的劫难。偶尔有个衣衫稍微完整的伤员,那是在值夜班的工作岗位上受的伤。

      记得有个伤员对我说起,他是开滦煤矿的矿工,那天半夜里下了夜班,回到唐山的家里。在睡梦中地震发生了,他被惊醒了,望着身边仍在熟睡中的妻子,心里刚刚想到:她怎么睡的这么死?这样摇晃都不醒……他住的那栋楼房就塌掉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被甩下楼的,等他醒过来,试着扒开压在身上的砖块,勉强爬到了路边。回头看到他住的楼房已是一片瓦砾堆,仅有一段山墙还立着,那边一点声响也没有。他妻子完了,他的家完了……另一位身受重伤的中年农妇告诉我,她是唐山郊区的农民,家住在一个四合院。地震时,正睡觉的她被抛下了炕,房屋倒塌被炕沿搪了一下,她才保住了命,她的丈夫没有躲过去。住在厢房里的二个儿子全都捂到里面没出来。她的眼泪止不住地流下来,我也替她感到难过,只有竭力安慰她,有党和政府的关怀,她的伤一定能治好!那时,为了减轻伤员的痛苦,我们宁可多出力,多流汗,不能让他们再多受到哪怕一点点伤痛。

      学院领导考虑到连日的工作,我们过于劳累,决定由其他系同学来替换我们,提前将我们撤回学校。我们得知消息,全体同学都表示:在这样的时刻,我们决不能退缩,一定要为抗震救灾多尽一份力量!再说,这些天来在机场的工作,我们已熟悉了工作程序,更能胜任工作。我们保证坚决完成任务!!我们用实际行动说服了院领导,他们同意我们的请求。我们一直坚持到完成了任务。

      三、灾难也是对人的考验

      我院别系有一个毕业班小分队,当时正在唐钢搞毕业设计。因住在工厂一个临时的简易工棚里,地震发生时,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他们自救脱险后,立刻投入了救死扶伤、抗震救灾中,救出了不少唐钢工人。有一个同学,在震后的唐山街头发现有人从被震坏的国营商店里往外搬电视机、毛毯等商品,当即义正词严地制止了他们的抢掠,令他们送回所拿的商品,并一直守卫在商店门前,保护了国家财产,直坚持到解放军和民兵到来。

      据说当时有部分辽宁省地震局的专业人员,正在成都参加国家地震局召开的会议。大地震发生后,会议取消,立刻回返。在北京中转时,他们拿着地震局的介绍信买机票,机场的售票人员一看介绍信,就扔了出来,说道:“你们地震局是干什么吃的?出了这么大的地震,你们都没预报。你们买票,没有!”

      那年寒假过后,一个家住北京的同学对我讲起了一个故事:他们大院的二个小孩,利用暑假跑到北戴河游玩,返回的那天晚上,在火车站里候车。候车的人不是太多,他俩一人占了一个长条椅,隔着通道相对而卧。不想后半夜发生了地震,被坍塌的建筑扣在废墟里。一人遭遇到不幸,另一位幸存者则被卡在塌下的预制板下一个狭小的空间里不能动。当透过缝隙看见天亮了并听见周围有动静时,他拼命将手伸出摇摆呼救,听见有人向这边走来,他心里很高兴:这下子有救了!可还没等他高兴起来,忽然手腕上的手表被撸去了,吓得他赶紧抽回了手。直到天大亮,救援人员赶来才获救,那孩子好不容易回到了北京。

      在自然灾害面前,全中国、全民族的人民团结一致,共同抗灾抢险,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都在为灾区人民尽自己力所能及的一份力量,表现出万众一心的气概,涌现出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事迹,正面媒体已有许多有关抢险救灾的报道。关键时刻总是解放军第一时间里冲在最前方,当年子弟兵在灾区停水断电,没有大型工程机械的艰苦条件下,为避免伤及废墟下残存的生命,宁肯自己双手被磨的鲜血淋漓,也不肯动用铁铣、撬杠等工具的事迹永远铭记在人民心中。

      当然也总会有一些不和谐的杂音游弋于主流之外,就象震后的一个传闻:现场民兵发现了有一位老太太,四处在废墟里到处扒找尸体,好象是在找寻亲人,有人来时还不时哭嚎二声。但好几天了仍是如此,就引起了怀疑,拦住一查,衣袖内两臂上套满了手表,原来是个丧尽天良的发难财者。以致以后执勤民兵得到命令:凡属此类趁火打劫、偷窃哄抢国家、遇难者或他人财务,警告不听者,击毙勿论!且不论此事真伪,它能够在群众中广为流传,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说明了传播者对趁火打劫发难财行为的鄙视,表明了人民大众的爱憎,也说明了人民大众主流群体面对自然灾害所表现出的人性善。自然灾害的发生不仅仅是对国家、对社会的考验,也是对人民大众的考验。在面对灾害时,更重要的是对每一个人本质和人性的考验。

  评论这张
 
阅读(393)| 评论(3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