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采蘑菇时节  

2007-06-27 17:42:37|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蘑菇时节

1968年的秋末时分,我们怀着满腔热情,响应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号召,来到广阔天地上山下乡、插队落户,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准备在这里大有作为。

等忙完秋收,盖好青年点新房,天气就开始冷起来了。刚搬进新房不久,严冬就紧接着开始了。上冻了,还没有干透的北墙就由土黄色变成了挂满冰霜的“白墙”了。那时候,生活水平不象现在,农村盖房基本上就地取材,是以土坯为主。外墙是装点门面的地方,用点石料、砖瓦、白灰砌就。内墙干脆就是用黄土和着麻头、干草抹的,所以墙面是土黄色的。后来整个这面墙皮鼓了开,天暖时就全堆落了下来,我们只得又重新抹了一遍,那是后话了。这里冬季十分寒冷,从山上扑下来的北风格外强劲,而从未住过人的新房又十分阴冷。常常在早上起来发现,夜里大风吹掉了窗扇,我们就在风雪中盖着雪被睡了一夜。以至以后睡觉前,大家都把棉帽扣到脑袋上再睡。早上厨房水缸里整个就是一个大冰坨,要用斧头不停地刨半天才能破开冰层,露出那冰坨子核心尚未冻结的冰水。常常一边不停的往冻僵的手上哈着气,一边舀着这冰水洗脸、刷牙和做饭。不久后我们的一个大水缸就是这样被彻底冻裂了。

我们初来乍到的,是新落户,没有什么家底积累。当年我们还没有菜地,既没有收获白菜、萝卜;圈里也没有养大的肥猪、鸡鸭。入冬前,生产队里从各户社员家给我们筹买了有限的一些白菜、萝卜,我们腌了一大缸酸菜和一缸咸萝卜,并窖藏了一点萝卜。我们在社员的帮助下,用油料豆做了一缸豆酱,算是备下了过冬的蔬菜。没经历过农村生活艰难的我们,那时还不会打理日子,计划安排生活,全凭一腔热忱,无所畏惧,勇往直前。

转过年到了开春,农活日见紧张起来,起圈肥、起院坑、刨大堆粪肥,往田地里送肥,备耕生产。春回大地,开始播种了,农业生产进入了春耕大忙时节,每天天一亮就下地干活啦。那时的农业生产还是比较原始的耕作方式,农业机械如同凤毛麟角,比较稀少,农业机械化在当时还是美好的远景。我们干的都是拼体力的农活,往田地里挑肥、撒肥;跟在牛犁杖后边踩底格子、播种、掩土;清晨,挽起裤腿,踏入还结冰的水田,用粳耙子翻田,播种育秧……

天气一天天变暖,农活也越来越繁重,随着白天一天一天变长,每天在田地里劳作的时间也在一天天延长,一天要在田地里忙碌十几个小时。年轻力壮的我们,胃口出奇的好,饭量大的惊人,还是在青黄不接的时候,腌酸菜和窖藏萝卜就已经全吃光了。四月初我们腌菜缸里最后的一点咸萝卜也告罄了,我们的艰苦日子开始了。此前的日子里,虽然饭菜基本就是没有什么油水(难得见到点油星,更别说见到肉啦!),但是不管怎样还是有点咸菜下饭,现在是连这点指望也别想了。每顿饭除了主食—大饼子和苞米馇子粥外,下饭的就是用细玉米面和着盐水蒸出的面糊糊,美其名曰:“面酱”。开始的一天两天还好对付,时间长久了不见蔬菜,使得正常人也变的不正常了,常常干着干着活就觉得胃里在发烧,一阵阵往上反酸水,烧心烧的历害。嘴角、口舌生疮,都是因为缺少维生素的缘故,蔬菜问题解决不了已经开始影响我们的战斗力啦。“苦不苦想想红军二万五,累不累看看革命老前辈。”我们咬牙克服着,当然,也有人在发发牢骚。

负责做饭的女同学可犯了难,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常常为此暗暗落泪,为没菜下锅着急,于是牺牲自己休息时间到山上挖野蕨菜、大叶芹等山野菜;向老乡求教,想方设法来解决下饭菜,给大家调剂生活。我小的时候,母亲曾对我说过:“好过的年,难过的春!”到这时我才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含意。我们的状况被果树队老知青们知道了,老大哥们给我们送来了两篮子咸萝卜,真是雪中送炭呀,暂时解了我们的燃眉之急。

生活的现实让我们知道了,安排好饮食在生活中的重要性。穷则思变,当我们的菜地分下来时(我们青年点14个人,每人二分地),我们大家种菜园子的积极性可是没有二话,不惜出力流汗,翻地、拉犁、挑肥、担水,个个争先恐后,起早贪黑,二亩八分菜地被我们充分的利用了不说,还利用休息空闲在地边子、荒坡开出倭瓜趟子,想方设法多种蔬菜,一定要用我们的双手把“南泥湾”精神发扬光大。春季,土豆、芸豆、黄瓜、茄子、大蒜、小白菜、大葱、倭瓜,应有尽有,甚至于到后来芸豆成熟了,都来不及吃了,就干脆扒芸豆粒吃;秋季的萝卜、白菜、芥菜疙瘩,收获了后竟然达到了自己实在吃不了,卖给社员家一部分的地步;我们的猪圈里养了二头肥猪,来年的油水也有了着落。自力更生,丰衣足食,从此彻底告别了“面酱”时代,当然这也是后话。

为了改善生活,我们大家都开动了脑筋想办法。有的人让家人从城里寄来了干鱼;有的人让山东乡下的亲人寄来了花生米;“伙食长”走了十来里路去赶集,花二元多钱买回了一只九斤重的大鹅,还买回了一些粉条,给大家改善一次生活。大家在想着各种各样的办法,八仙过海,各显其能,宗旨是为了青年点这个大家庭的日子不再过的那么艰难。

一天在干活时,有个社员对我说起:“天热了,一下雨就好上山采蘑菇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我立刻向他详细请教,什么时节采什么蘑菇?如何识别有毒的蘑菇?什么样的蘑菇好吃?

他告诉我,这里最早出现的蘑菇是梨树蘑菇,也是最鲜嫩的。现在这个季节就该有了,下雨后在梨树周围就可采到了,白色的伞和白色的柄,不太大,也不是太多,想想也是,这时天气还不是很热。等天气真正热起来,连阴天的雨后,你到山上的蚕场子里看吧,遍地都是蘑菇,有鸡腿蘑菇、有松树伞、有鸭蛋包等等各种各样,长得很快。尤其是那个鸭蛋包,它刚出土时,就象一个鸭蛋壳扣在地上,非常好看。采蘑菇时要注意,色彩新鲜,伞盖花哨漂亮的一般不能吃,有毒,别采。那些松树伞、鸡腿可鲜着呐!

不久后的一场春雨,我如法炮制,小试牛刀,果然有了收获。那天的降雨减弱后有点阴冷,天空还在飘着毛毛细雨,我披了块塑料布拎了个小篮子,独自走出了青年点,用了一个多小时,沿着上沟的那些老梨树搜寻了一圈。还果真如他所说,真在梨树下找到了那白白嫩嫩的梨树蘑,虽然不是太多,只有小半篮的收获,可也是“首战告捷”呀。回到青年点,“大师傅”把这点蘑菇洗净晾干,放到一个大碗里,淋上酱油,当时的条件也没有其它的材料可放了,闷在锅里蒸熟,做成了那天晚饭的一道菜。也许是太长时间没有蔬菜吃了,这是我有记忆以来,吃的最鲜美的一顿蘑菇。以前在城市里,没见过野生鲜蘑,都是吃干蘑菇,这是我第一次吃野生鲜蘑,还是亲手采摘的,那滋味别提有多美了。虽说菜不多 “狼多肉少” ,大家也就是尝尝味道,可大家都从这碗蘑菇中受到了鼓舞,摩拳擦掌地期待在下一次雨后一展身手。

我们的艰苦日子渐渐地到头了,随着菜园里的蒜苗、菠菜、小油菜、小白菜、小葱不断出现在饭桌上,生活又进入了丰富多彩的时期,土豆、芸豆也开始接上了茬。五月端午,我们也象社员家一样包了粽子。过了节以后不久,稻田里也进入到紧张除头遍草阶段(老农称为扒粳子),我们队的水田在离开村子七、八里远的大河边,每天早出晚归去种稻。中午饭则由“大师傅”挑到田头,大家就在水田边上就餐、休息,每天晚上收工回来都是筋疲力尽。

终于等来了那场大雨,早上是在"哗哗"的大雨声中醒来的,没有出工去水田,老天爷的假日。傍晌时分雨似乎停了,大家不约而同披着塑料布拿起小篮子上了山。那天我们可是大丰收了,每个人都是满载而归,都提了满满的一篮子蘑菇回来,数老蔫采得最多,他提了满满的一大篮子回来,到不是他能干,而是他的篮子比所有人的篮子都大。整个下午,老蔫和“大师傅”好一顿忙活洗晾,做饭,大家也跟着兴奋。晚饭肯定是蘑菇宴,那是没说的,不过这次可是管够造,大家可以使劲地吃。这些蘑菇我们吃了二、三顿,真是过了一次蘑菇瘾。但是无论如何,却吃不出上一次的鲜美味道,吃不出上一次的难忘感觉!

从那以后,我们的日子越来越好过,也曾经数次上山采蘑菇,唯独那两次采蘑菇却让人记忆犹新,以至今天又到了采蘑菇的季节,还是能回味无穷。

 

  评论这张
 
阅读(2067)| 评论(85)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