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深山里的天女  

2007-05-27 02:08:32|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山里的天女

 

 

深山里的天女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1971年的5、6月间,大田里刚刚耪完二遍地,暂时没什么要紧农活了,有个暂短的农闲空隙。队长核计了一下,全队社员放一天打柴假,上山扛柴换鱼吃去。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们大山沟的村子比别村的优势,就在于上山打柴方便。我们这里有烧柴,远离大海边,很难吃到鲜鱼;而海边的村子到是鲜鱼货天天不断,可就是烧柴金贵。于是,用山沟里的柴换海边的鱼互通有无,到不失为一条给社员带来点实惠的好办法。由队里出马车把社员们打来的柴,拉到海边跟当地人换回鲜鱼,给农忙中的社员腥腥嘴,解解谗,改善一下生活。

那天,我们几个知青跟着下沟村(我们小队分上、下沟两个村,我们住在上沟)的社员一道上的山,没有沿以往上沟社员打柴的路上山。生俊正当壮年,是个干农活的好手,带着我们沿一条我们从没走过的山路,爬上了陡峭的一面山。他要带我们去挺远的大柴沟,去深山里打柴。这个季节正是树木生长旺盛的季节,这时打柴是万万不能砍树枝的。一则正值树木生长期,影响树木生长,不利树木繁衍,影响冬季的打柴;二则此时的树木水分太大,扛起来很沉重,却不出数,烧起来不爱着,尽冒烟,不抗烧,主妇们做饭都不爱用。我们是要去深山里拣拾枯死的树木枝,那可都是干透了的好烧柴。

春末夏初,山上一片生机盎然,郁郁葱葱的柞树丛掩映着崎岖小径,山前坡多是这类树林,是生产队的柞蚕场。蓝蓝的天空中飘浮着朵朵白云,在和煦的阳光照耀下,身上暖洋洋的。正是鸟语花香的季节, “布谷”、“布谷”阵阵布谷鸟的叫声,不时在山谷中回荡。不知名的小鸟也不时插入悦耳的歌声,使人精神爽朗。一边看着美妙的山上风景,一边不停地沿小径上山,很快就满身汗水了。尽管天气很热,但我手中除了柴镰刀和捆柴绳外,还带了一件绒衣,准备往回扛柴时,用来垫肩膀的。一百多斤柴火,实实在在地压在肩上的滋味不是那么好受的,况且还要爬十几里山路。

这里地处庄河北部山区,位于一面山和桂云花山之间。其实一面山是东西走向的一片大山,往西偏南一直连着桂云花山,而桂云花山的主峰则是这片山脉的最高峰。沿主峰分出几支余脉,其中最大的一支余脉就和一面山连为一体,一直向东偏北延伸。翻过我们村屯背靠的一面山,就进入了被当地农民称为“岭后”的大山腹地。若就此沿小路下到沟底,顺山谷底一直西北行去,大约十多里的光景,就能走出桂云花山,到达桂云花公社的岭东大队。那里有个供销社,那时我们常去那里买点日用品什么的。而往东北地区则是绵延几十里的大山。大山腹地,荒山野岭,方圆几十里鲜有人迹,是狍子、野鸡、野兔、蛇、獾子、貉子等野生动物的天地。大山里植被茂密,一面山的山坡上有高大的落叶松林,十几米高的黄花松密密麻麻遍布在山背阴坡。走在林间,山风吹来,林涛阵阵,空气清新,心旷神怡。沟北的向阳坡杂木丛生,既有柞树、青杠子、马尾松,也有核桃楸、山梨树、野山楂、野花椒等树木,但却不象背阴坡的树木那么整壮;而山沟多为灌木种类,也有杨柳、平阳柳之类树木,由于靠近溪流野草丛生,这里的植物枝繁叶茂。不时会传来一、二声野鸡高亢的叫声,偶尔会从路边草丛中突然间窜出只惊慌失措的狍子,慌不择路地拼命逃窜,只见浅白色的后屁股透过灌木枝叶缝隙一闪一闪的远去。这些平素城里根本见不到的场景,也是大山里独有的一绝。

我们沿着山脊的那条小路行进,回头望去,山下的农田、村舍如同玩具,整个公社尽收眼底,群山环绕,整个就是一个大澡盆。不同以往的是,我们没有直接下到岭后山沟里,而是沿着山脊小路向东北方向走去,奔向邻近的一个山峰,再由那里折插向另一个向西北延伸的山脉,沿山上小路走在那条山脉的山脊上。

当我们沿西北方向山脊走过二、三个山头后,顺着眼前显现出的山口,生峻带领我们向一条南北走向的背阴沟走下去,显然这里离开我们村子已经很远了。刚刚走下不远,就感觉到这里与前面的山沟大不相同,树木繁茂,令人耳目一新。也许是在背阴沟里,立刻凉爽了许多,光线也暗了许多。山路陡峭,不得不时时抓住旁边的树木,一步步踩稳了脚步。刚刚下到山腰,忽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真奇怪,刚才还艳阳高照,不知什么时候头顶上却是乌云密布。生峻赶忙一把拉我们躲到一个巨大的岩石下,奇迹出现了,几步外是大雨滂沱,我们在这里滴水不漏。虽然刚刚被浇了身水,还算躲的急,没完全湿透,我们暂且休息一下。大雨中的树木泛起腾腾薄雾,向远处的沟外望去,却是阳光明媚,一片灿烂,一道彩虹跨在沟口,刹是壮观。难道这就是山里特有的地型雨?我心里暗暗猜疑着。这突降而来的雨来的快,去的也快,大约十多分钟,雨停了,阳光又重新照亮了山谷。被雨淋过的树叶,还在不断地滴着水。难怪这里的树木枝繁叶茂,植被生机勃勃,莫非此地是独得天厚的风水宝地?我满腹狐疑。我们又开始往下行进了,顺便在岩石边抽了几根葛藤,准备用来捆柴。山的坡度已开始平缓,山沟也开阔起来,还没有下到沟底,周围已是齐腰深的野草了,我拣起一根树枝,试探着前进,怕草里藏有什么出人意外的东西。这是一个比较开阔的山谷,两边是茂密的树林。大家分散开寻找枯枝干柴。

 

幽静的山谷中,偶尔响起小鸟的鸣叫,我和老番继续向下走着,寻找枯死的树木。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扑鼻而来,这气味是那样的奇香无比,不同于我记忆中的所有花香:似丁香般浓烈,似兰花般幽雅,似栀子般高贵,似百合般清新,是那么的与众不同,让人陶醉。我俩情不自禁地夸赞道:“真香啊!这是什么花?这么香!”边说边顺着花香寻找起来。

拨开树枝,眼前一亮,前面不大的一小块空旷地面上似乎没有太高的野草,中间一丛茂盛的芍药花正在盛开,七、八朵粉红色的花朵争相吐艳,还有些许蓓蕾含苞欲放。在四周一片绿色的环抱中,它们是那样的娇媚。我小的时候,家中院子里每年都种满鲜花,其中不乏有芍药花。鲜花盛开的日子常引来街坊邻居和行人驻足观赏,它们对于我来说,并不是太陌生。在这深山野岭,好象见到了久违的朋友,心里不由得一阵喜悦。我们围着它们一边观赏着,一边啧啧称赞着;同时也意识到那个使人忘魂的花香,绝不是眼前这株芍药花发出的,它们的气息是那样的截然不同,这丛芍药花绝不是我们要找寻的那个目标。

稍作停留后,我们继续拨开前面的树叶前行,扑鼻的花香更加浓烈了。在我们穿过几棵树木后,终于被呈现在眼前的光景强烈地震撼了。在更大一些的开阔地中迎面挺立着一棵奇异的大树,映入眼帘的第一印象是:这棵挺拔的大树上开满了一朵一朵的大白花,那浓郁的花香是从它们那里发出来的。我们一时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呆呆地注视着这一棵自我长这么大以来从来没有见过的神奇大树,连树旁不远处的那丛怒放着的白色芍药花也顾不上欣赏了。我相信,大家也都是头一次见到这种罕见的大树。

这是一棵什么样的大树呀?已经过去了多少年了,回想起她当初给我的强烈震撼,内心里还是久久不能平静。那是一棵大约有七、八米高的大树,树干大约有标准排球那么粗,树皮光滑呈浅灰色,有点象我见过的柿子树。树叶的颜色不同于周围的青杠树、柞树叶的嫩绿色,也不同于低矮灌木树叶呈现出的草绿色,而是浓重的深绿色,光线暗的地方甚至感觉象似墨绿色。或许是叶色深的关系给我产生了错觉,让我感觉那叶子一定很厚韧。叶形好似河边常见的平阳柳叶,只不过放大了许多。树形优美,枝条舒展柔韧,犹如七仙女仰天甩袖。我们抬头望着那高大的树冠,在阳光照耀下,树叶象是在发出光芒,亮晶晶的随风闪烁。飘浮在摇曳着的枝叶之上的是那朵朵白花,个个都有小碗口大小,好似满树怒放着白色的月季花,洁白如玉,超凡脱俗,冰清玉洁。由于树很高大,我们够不着枝叶,无法近距离仔细观察这树、这花和这叶,只有远远观赏。我怀着激动的心情仰望着她,惊奇这大自然的造化,感慨这完美无瑕的神奇植物。为她的挺拔俊美的身姿而折服,为她高贵端庄的气质而油然起敬,为她那沁入心田的芳香而如痴如醉。恍惚间竟然怀疑自己是否来到了世外桃园?这里是否就是那人间仙境?

在这翠绿尽染的山谷里,她是那么的特立独行,与众不同。层层叠叠的绿树遮掩不住她的秀美,万紫千红春色满园的芬芳难挡她散发出的雍容华贵的气息。她质朴纯洁,隐身天高路远的崇山峻岭与绿树为伍,不屑媚俗取宠与百花争艳;默默山野,独创自己的世界,把芬芳撒向天地间。在微风吹拂下,她仿佛就是那婀娜多姿的飞天女,身段优美,妩媚妖娆,飞天长舞,尽舒广袖,把那洁白似玉的吉祥花撒向人间。

“天不早了,该去拣柴火啦!”老番的一句话把我从沉思中拉回现实,我恋恋不舍地离开这棵罩着层层神秘色彩的大树。我问过所有同来的的社员,竟然没有一个人能认出这是一棵什么树,更别说叫出她的名字!

时至今日,我已经想不起那天是在哪里、是怎样找到的干柴,只记得是扛了个由两根枯树干捆成的马架,踏上返回的路。一路不断张望那依然欢快起舞的天女,拼命吸取那令人陶醉的芳香,直到绿叶遮住了视线……

我仿佛有什么东西丢在了那个神秘的山谷,一路上失魂落魄地走着,心里一直在想着这个深山里的奇遇。在通过一面山顶的隘口时,失足跌下了陡崖。所幸肩上扛的马架卡在了岩石上,而我的脖子勒在马架上,身体则挂在悬崖峭壁上。后面赶来的活宝见状赶忙扔下肩扛的柴架,把我拖了上来。我心有余悸地回到了队里,心中始终没能解开那个迷惑不解的疑团。谦告诉我,在那个神秘的山谷,他竟然在齐腰深的野草中两脚踩到了两只刺猬。

后来,老番找到了县林业局的技术员老叶,向他打听那棵神秘的大树,才知道那是珍贵的树种,非常罕见,仅在庄河的北部深山里发现过,她的名字叫:“天女木兰”。

以后又进入农忙了,我们就再也没有去过那个神秘的大柴沟。那年的秋天,我们都离开了农村,回到了大连。再也没有机会去看那位迎风摇曳风姿踔约仰天劲舞的天女了,可是她的形象却深深地烙进了我的心里,几十年过去了,仍然历历在目。回想起当年的情景,心中还会沁出那令人陶醉的芳香……

 

 

下面是网上找到的资料:

 

 天女木兰

 

深山里的天女 - PG -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Magnolia Sieboldii K. Koch

木兰科 Magnoliaceae

落叶小乔木,高达10m。叶阔倒卵形或卵圆形。花叶同放或先叶后花,花被片9,外轮粉红色,内2轮白色,花丝紫红色。花具长梗随风招展似天女散花。分布于 东北和华东地区及山东、湖南、贵州、广西,生于海拔300-2000m处的湿润沟谷林内和岩石裂缝中。日本、朝鲜半岛也有分布。国家三级保护渐危种。

  

 

 

  评论这张
 
阅读(2978)| 评论(1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