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欢迎光临PG的博客

_____工作闲暇伺弄的小园地,让岁月的积淀为小园添色......

 
 
 

日志

 
 

难忘的回家经历 (下)  

2007-05-15 23:13:45|  分类: 知青岁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难忘的回家经历 (下)

 

这个完全出乎我们意料之外的突来情况,使我们瞠目结舌,傻了眼。

大家在想着办法,有人提议:是否能堵截一辆过路的卡车捎捎脚?马上就被否定了。别说现在正过年,就是平日里,在我们这个地方也难得见辆汽车呀,更何况哪有那么整好顺路拐弯去城子坦的车呢?就是大车,过年期间也没有呀,谁不在家里过年?的确,我们等在这里已将近二个小时了,也没有看见一辆汽车或是牛马车通过,就算行人,我们也没见到几个呀!想来想去实在是没有什么好办法。

正当我们绞尽脑汁,束手无策之际,在旁边一直看着我们讨论的老爷子开口了:“小伙子,走吧!不就那么六十来里路嘛!早年我们去城子坦赶大集,早上去晚上回,一天一个来回。当天晚上就回来了,没多远!走吧!”

“对呀!”峰一拍大腿,说道:“六十来里也没多远,走吧!现在走还能赶上晚上的火车。”

我心里一振:对呀,开弓没有回头箭,我们不打怵走路。这样,我们明天就可以到家了。

“对,咱们走着去城子坦!”

大家都很赞同,纷纷表示:就是步行到城子坦,也要回家!

小胡忙问老爷子:“这路怎么走?”

“就顺着这个往南的道一直走,别离开大道,路拐你们也拐。过了城山不远就是明阳劈道了,再往前就是直通城子坦的大道了。”

说走就走,我们告别了老爷子重新上路了。在温暖的屋里休息了半天,体力也得到了恢复,一说到回家仍然劲头十足,走起路来有大家相伴,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把魏屯远远抛在身后了……

 

这一段时间,天气一直挺好,风和日丽的,每天正午时分的阳光,还真有点打春的味道。临走前,受好心情的影响,我们青年点的这几个哥们儿一核计,大家都把棉帽子留在了青年点,全都戴着草绿色的单军帽精神抖擞踏上回家的路。

冬季里的山野一片灰色,片片残雪点缀在农田沟壑,沿公路很远看不到一个村屯。偶尔路过一个村子,街面上也是冷冷清清,很少有人行走。寒冷的正月里,家家户户都关着门,在享受团圆的欢乐。不知走了多久,由于行进速度不一样,走着走着,大家就拉开了距离,仨仨两两的分散在长长公路上,渐渐地就走散了。起风了,气温在下降,早上还晴空万里的蓝天上不知何时飘来了片片的乌云,冬季里的北风,象刀子一样扑向我们,打在脸上象是在拉肉。还不到晌午,肚子已经“咕噜咕噜”作响了,云给我备的油丸,在这漫长的路上早已消耗殆尽。只指望找一个饭店,吃顿热呼饭,暖暖身,稍事休整,补充点热量。可渐渐地却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走了几个小时了,路过的所有村屯、小镇竟没有见到一个供销社、小卖店或小饭店还开门营业,对于这时已经是饥寒交迫的我们可不是个好的兆头,看来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想买点饭或者饼干什么的,添添肚子充充饥都成了奢望。

下午路过城山公社的时侯,饥肠辘辘的我已经是步履沉重,根本无心情观赏那个突兀耸立的城山。仍不放弃希望的眼睛在四处搜索路两旁的房屋,看有无还开门营业的饭店,结果只能是一遍又一遍的失望。

城山,山势险要,扼守交通要道。面对东面一片开阔之地,是此处唯一的制高点,宜守难攻。据说是唐朝大将军薛礼征东讨伐高丽军时,在此山上筑城屯军而得名。传说山上还留有薛礼当年的点将台,山下饮马湾也因薛礼在此饮过战马而得名,至今水湾边大石头上还留有薛礼战马的蹄印。可惜我当时那个状态下,也不可能前去看看,以至于今也未再有机会。

忽然,发现前面路旁不远处有一栋新建的六间大瓦房,没有院墙,门前的柴垛不大、也不太整齐,这里肯定是知青点。快步上前敲敲门,透过门玻璃,只见里间走出一个扎着两条长辫,一身学生打扮的姑娘打开了门,一问果然是大连知青。便进去休息一下,喝口水,暖和暖和身子。四个女生和一个男生正在包饺子,几次想向他们要点吃的充饥,可是从来没有乞求过别人、更没有要过饭的我,竟试了几次都没法张开口。在不产麦子的当地,那时农村知青,春节时才那么有数的几斤白面,也实在是让我张不开口呀!

不知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旅途中当你走得筋疲力尽时,总是感觉前面 的路越走越长,距离目的地的里程越打听,距离越远,总是觉得永远走不到头了。我当时就是处在这种状况下,这六十多里路却怎么也走不到头了,按着沿途走过的里程累计,也早就超过了六十里,可是一打听前面还有好几十里。

这时的天空已经没有了笑脸,阴云密布,北风呼啸。我的面孔在刀子般的劲风蹂躏下,早已变的麻木没有感觉了。两条腿在长途跋涉中已失去了出发时的轻盈,象灌满了铅的木桶,在机械地一步一步挪动。一心想着回家,想着早点看到分别几个月的亲人,这个念头支撑着我继续走下去。阴沉的天空,也看不出是什么时辰啦,只觉得天空一点点暗下来,伴随着北风还飘起了零零星星的碎雪花,大风扬起沙尘,劈头盖脸扑面而来,公路上乌烟瘴气,常常使你睁不开眼。棉衣不时被狂风掀开,在寒风中,我吃力地前进。实在累得不行了,一屁股坐到路边的沙土堆上(那时的公路都是土路,经常要铺撒沙土铺垫养护,所以公路上相隔不远处就会有一堆沙子)休息一下。空旷的田野上,没有什么遮蔽,肆虐的北风争先恐后地扑过来,无情地掠夺着我身上仅有的那点热量,一阵功夫就会把刚刚还热汗浸润的衣服变的冰冷,使得你不由的瑟瑟发抖。这时风中传来阵阵话语声,即而有人喊我,转头看去,是老番和老蔫他们赶来了。老蔫把原装在行李袋里准备带回家的棉帽子取了出来扣在头上,依然背着那个大袋子。在我猛然转过头的瞬间感到了些许不对劲,好象右耳因转动惯性而微动了一下,这在过去是从来没有过的,也没顾上细想,赶忙起身和他们一道继续前行。

直到走到一个语录站(文革期间庄河农村公路边上特有的建筑物,一间有三面墙和顶棚的小屋,有点象小庙,内墙贴有毛主席语录)时,看见活宝在里面休息,便一同挤了进去。老蔫掏出了烟口袋,和老番、活宝一道卷起喇叭烟来,他们三人靠着墙挤在一起挡住风,用火柴点着了烟,吸起来。活宝打趣道:“吃个小锅饭,垫垫饥!” 朦胧的黄昏中,只有三个烟火头在一闪一闪。说实话,可能是饿过劲了,我这时反而倒不觉得饿啦,只是感觉非常非常的累。

突然老番大叫一声:“不好!我耳朵冻了!”只见他右手摸着右耳。我想起刚刚似乎感觉到右耳也有点不对劲儿,于是顺手一摸。耳朵已经没有了知觉,冻得硬梆梆的,表面好象还有冰碴。左耳虽然也冰凉,但还是软的,手捂上后感觉象无数钢针在刺扎,有知觉。“我的耳朵也冻了,硬梆梆的,不会冻掉吧?”我担心地说道。

活宝也赶忙摸了摸耳朵,然后说道:“我他妈的长了个狗耳朵,不怕冻,没事儿!”

大家又是一阵哄笑,笑声中多少有些无奈。谦和圆圆也赶了上来,他俩人的右耳也没有逃脱我们的命运同样冻坏了,因为我们一直在沿着公路向西南行走,强硬的北风从右侧后方刮来,结果六个人冻坏了四只右耳朵。教训呐:“好俏不穿棉,冻死不怨天!”我们为追求洒脱的愚蠢念头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也是那时候我们太年轻,没有太多的阅历,为成长交出的学费。

冬季天短,我们走着走着,天就彻底黑下来了。逐渐的距离在拉大,大家又走散了。天亮时可以看着房屋、树木等参照物,现在只好以远处的亮光做参照了。那时侯农村普遍没有电,靠油灯照明,天黑以后,外面是黑洞洞的一片。就这样,不知道走了多久,我和活宝终于走过了明阳岔路,踏上通往城子坦的城庄公路。这是一条运输主干线,不同于我们前面走过的道路,偶尔会有行路人,可以打听一下路。但是走出村镇,也是一片野茫茫。走累了就坐在路边休息一下,忽然从我们身后方路上一道光柱划过,远处传来汽车的轰鸣,有一辆汽车疾驰而来。我俩象打了兴奋剂,满怀希望地一下子爬了起来,站在路边,远远的就向着汽车招手。可是汽车连眼都没眨一下,“呼”的一下从身旁驶了过去,很快就消失在前方。咳,还得靠自己呀!我们就这样拖着疲惫的双腿,在冬日的长夜里不停地走着,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回家!

我们坚持着,不停地走着,跨过了碧流河大桥,胜利在望了。已经看见城子坦的灯火了,坚持,坚持就是胜利!我俩拼命加快了速度,以期早点结束这迫不得已的旅行。当我们走进城子坦镇内街道,沿途打听火车站的方位时,就没有发现还有在营业的饭店和商店。想找点吃的充饥,那简直是根本不可能的。昏暗的街灯使这里仅仅比旷野多了一点光亮而已。还没有找到车站,我们已经累得再也走不动一步路了,一屁股坐在临街的墙脚喘息着。镇广播站高音喇叭里传出了“歌唱祖国”的雄壮乐曲,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新闻联播节目开始了。我知道现在是20:30,从早上3:40离开青年点到现在几乎整整17个小时了。这时有人路过,我俩忙向他打听火车站,他告诉我们,就在眼前,拐弯就是。我们立刻爬了起来,转过了街口,狼狈不堪地走进火车站。其实我们就坐在离火车站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火车站内这时人还不是太多,几乎都是回家的知青。候车室有一个烧的很旺的铁煤炉,炉筒烧的红红的,一股热浪立刻包围了我们。我们先在炉旁找了座位坐下,休息了一下。陆续的谦、老番、老蔫他们和峰他们全赶到了。去大连的火车, 23:00开始售票,凌晨1:05开车。等我们彻底暖和过来的时候,冻伤的耳朵也缓过来了,象着了火一样的发起烧来,很快肿胀起来,并鼓起了大水泡。我们相互看着自己的这副模样,不由得苦笑起来。随着午夜的临近,候车室也喧闹起来,挤满了回家的知青。等上了火车后,心里的那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后来才知道,我们那一天整整行走了124里路程。

当火车抵达大连站时,已经是早上七点多钟。

我终于回到了家,终于见到了昼夜思念的妈妈和妹妹们。

  评论这张
 
阅读(1874)| 评论(20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